入股贝因美3年浮亏24.68亿,恒天然、贝因美分手将近?

乳品
食品头条   阅读量:534  •  2018-12-13 10:42   原创
因投资贝因美而遭遇“一地鸡毛”的恒天然,最大的心声莫过于“投资不过杭州湾。”



文|夏无梦

曾经,在亚布力遭欺负、愚弄的民营企业家毛振华茫然四顾后,喊出一句“投资不过山海关”;如今,因投资贝因美而遭遇“一地鸡毛”的恒天然,最大的心声莫过于“投资不过杭州湾。”

恒天然与贝因美这对纠缠了3年的冤家,关系不断恶化,以至于走到了分道扬镳的分水岭。相比年初的双方交恶,这一次的交锋更为火爆。根源是,因投资贝因美,恒天然浮亏24.68亿。1、亏损加剧

如果用一句话高度概括恒天然对贝因美的投资,那就是“入股贝因美巨亏、谋求控制权不得。”

12月6日,贝因美官宣,其控股股东贝因美集团已签署股权转让协议,拟将持有的贝因美5.09%股权转让给长城国融旗下长城(德阳)长弘投资基金合伙企业。转让后,贝因美集团及其实际控制人谢宏持有贝因美29.13%股份,长弘基金持有贝因美5.09%股份,成为继贝因美集团、恒天然之后的第三大股东。

贝因美振臂高呼迎来“国家队”之际,恒天然“克制”地表示“对贝因美的投资在复核中”,几乎所有人都听出了弦外之音:二者三年前的盟友关系已经走到破裂边缘,只差当面开撕了。

当天,沦为*ST因美的贝因美股价跌停,收盘于5.19元。“股权转让只会让谢宏自己得利,对公司没什么好,而且长城除了提供资金周转支持,起不到什么作用。”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对快消记者表示。

贝因美股价下跌,心塞的不只是刚成为第三大股东的长城国融,还有贝因美第二大股东恒天然——投资贝因美3年以来,浮亏又加剧了。

2015年,恒天然以每股18元的价格,耗资34.64亿元要约收购贝因美1.92亿股,成为该公司的第二大股东。一心要进入中国市场、分享人口增长红利的新西兰乳业巨头怎么也想不到,高溢价收购却换来一个巨大的坑,贝因美业绩急速下滑,连年巨亏,股价暴跌,以12月6日贝因美5.19元的收盘价计算,恒天然所持股票市值仅为9.96亿元,浮亏24.68亿元。

2、谢宏被逼?

“今天我站在这里,不仅代表我自己。合约签约了,贝因美的难关过了,无以回报。最好的回报就是尽最大努力把贝因美重新做起来。”12月5日,贝因美集团与长城国融签约仪式现场,贝因美创始人谢宏向全场深深一鞠躬,场下坐着政府代表、长城资产方及投资人等嘉宾。

自从今年宣布回归后,喜欢打“情怀牌”的谢宏不止一次地发表这种慷慨激昂的话语。但谢宏这一鞠躬其实是在叩谢金主救自己于水火,与情怀无关。

一名业内人士对快消记者表示,卖股权的5亿资金帮助贝因美大股东缓解了质押爆仓风险,“基本上,贝因美集团所持贝因美股票全部质押了,随着贝因美股价下跌,存在着爆仓风险”。

今年10月,贝因美婴童食品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表示,公司控股股东贝因美集团本次质押贝因美股份1.01亿股,占其所持贝因美股份的28.87%,质押期限为2018年9月27日起至2020年9月25日。快消记者统计发现,基本上贝因美集团所持上市公司股票全部质押了。

自2015年恒天然入股贝因美以来,贝因美的控股股东即贝因美集团通过转让股票的方式套现金额13亿元,其中9.37亿元被贝因美及贝因美集团的实际控制人谢宏“收入囊中”。作为贝因美集团最大的出资人,谢宏持有贝因美集团的股权比例约为72.14%。

谢宏创造了贝因美,却又摧残了贝因美。一名投资者人这样评价谢宏的行为。

“大股东都把股权质押了,下跌也使金融机构胆战心惊,这不就找国资来接盘吗?”,在沈萌看来,今年,贝因美创始人谢宏的复出是因为股价大跌,质押快爆仓,“谢宏被逼出来”。

3、分手将近?

在贝因美高呼引入“国家队”之际,因投资贝因美亏得“无颜见江东父老”的恒天然也自然地萌生了退意。

12月6日,《澳华财经在线》指出,新西兰乳业巨头恒天然确认,出售贝因美股权。早在11月,根据新西兰媒体RadioNZ报道,恒天然正在解除其与陷入麻烦的中国合作伙伴贝因美的联系。该媒体还报道称,恒天然主席John Monaghan表示已启动对恒天然资产和运营的相关审查,并确定了三项资产可能会被出售,其中包括中国的乳品公司贝因美。

对此,恒天然官方回应表示,“我们正在对所有的投资进行战略复核,以确保其符合我们的战略目标。我们对贝因美的投资也在复核之列,其中也包括我们与其合资的达润工厂,这项工作正在稳步进行中”。

由于投资贝因美的巨亏,恒天然面临巨大压力。2018财年,恒天然税后净亏损为1.96亿新西兰元,其中一大原因就是对贝因美投资带来4.39亿新西兰元减值。此外,来自股东的压力也在逼近。今年3月,《新西兰先驱论坛报》报道,恒天然的奶农股东们因公司未能就其投资7.56亿新西兰元的贝因美给出足够多的信息表示失望,并威胁要停止供奶。

恒天然曾怒斥贝因美,对其持续表现“深感失望”,“直截了当地说,对贝因美的投资并没有达到我们预期的目标,如果我们更早地知道现在的情况,可能我们过去的做法会有所不同。”恒天然集团董事长约翰威尔逊表示。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指出,当初恒天然投资中国乳业是看到中国的消费结构红利,消费升级红利及人口红利,但他们没有想到贝因美的团队操作能力如此没有可持续增长的能力,加上恒天然只是在投资端,并没有参与实际的运营。从资本端的角度,恒天然重新审视贝因美的发展前景也是属于正常的商业逻辑和商业本质。

在沈萌看来,恒天然的“水土不服”是不服于中国特色的企业和产业,无论是三鹿还是贝因美,都是典型的公司治理缺失的企业,“就许可谢宏把贝因美搞得乱七八糟,股价跌到谷底,却不许投资者保护自己利益 。”

全球乳业巨头恒天然与曾经的中国乳粉领头羊贝因美的结合,如今成为中外合资企业企业“联手”失败的典型样本,如今,只剩“一地鸡毛”。

4、甩手“掌柜”

“我们现在只要互利共赢”,对于将贝因美股份转让给长城国融是有意施压恒天然退出的说法,贝因美董事长谢宏在朋友圈这般“轻描淡写”道。

这个15岁考入大学、19岁留校任教、27岁创办贝因美的商界奇才近年来一直在隐退边缘。2011年4月,贝因美登陆资本市场,三个月后,谢宏因病辞去了董事长职务。期间,谢宏多次对外称“不想再出来亲自操盘”,而是将精力放在育儿、亲子教育上面。

快消记者了解到,谢宏目前自己打理公众号“谢宏真道理”,并对自己的公众号倾注了极大的心血。在“谢宏真道理”里,谢宏对自己的定位是“成功生养教体系创立者、国际知名亲子教育专家、贝因美创始人首席科学家”,目前该公众号拥有446篇原创文章。

在谢宏隐退江湖的7年时间里,贝因美在2016-2017年连续两年巨亏,2017年更是亏损9.64亿元,差点走到了退市边缘。

自己一手创立的公司巨亏,还有心情做公号,很多人对谢宏的“超凡脱俗”表示不理解。沈萌对快消记者表示,谢宏的股权质押早已套现,股价下跌也无所谓,而且还在通过各种交易比如土地,占上市公司的便宜,“只有恒天然是直接损失”。

2018年,一场争夺贝因美经营权的闹剧让谢宏和恒天然的矛盾正式浮出水面。恒天然当年入股贝因美时曾作出“永不谋求控股权”的承诺,今年年初恒天然想谋求贝因美控制权,与谢宏方交恶。也有业内人士表示,恒天然谋求贝因美控制权是谢宏一方的“自导自演”。

沈萌对快消记者表示,恒天然当初入股时同意不谋求控股权,是因为相信谢宏会把公司经营好,但大比例质押套现后,公司好坏已经不是第一位的了,所以恒天然才会提出对经营权和控制权的要求,“恒天然谋求的不是上市公司控股权,而是维护自己利益的权力”。

眼下,引入长城国融不仅让贝因美的资金难题得以缓解,并找到了制衡恒天然的力量。至于恒天然、贝因美的闹剧将如何收场,还不得而知。“为了让恒天然全面退出,谢宏甚至可能会放弃控股权”,有消息人士表示。

结语:

2014年,恒天然以34.64亿元对价收购贝因美18.8%股份,要约收购价格为18 .00元/股,溢价约25%。恒天然以为拿到了一张打开中国市场的“钥匙”,却没能预见到,某天自己亏的快连“底裤都不剩了”。而眼下,站在恒天然对立面的谢宏是块难啃的骨头,据接近谢宏的人士指出,“长城国融不会安于当一个小股东,谢宏未来继续向其转让股份,让长城国融成为第一大股东的可能性很大”。



广告

声明:食品头条网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食品头条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 和来源:“食品头条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将受到食品头条网的追责。
如果你想第一时间获取酒业咨询和酒类行业分析报告,请扫描右边的二维码或者搜索微信“fbc180”关注“食品头条网”微信公众号

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
Copyright 2014 快消网 京ICP备140235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