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加多宝”时代,重回老路的香飘飘,拿什么赢回资本的心

饮料
食品头条   阅读量:234  •  2018-12-14 11:43   原创
如今,香飘飘重回老路,继续摇着自己漏水的大船上路,他们仿佛眼里升起一束光,指引着他们向一个叫胜利的地方前进……



职业经理人不是凭本事吃饭,而是靠站队活着,这样的职业经理人是悲哀的,这样的企业是不值得留恋的。

文 | 老纳

有人问马云:老板和职业经理人区别?马云答:有一个人上山打野猪,一枪打出去,野猪没死,它冲了过来,那人把枪一扔,往山上跑的,就是职业经理人。那人一枪没把野猪打死,他把枪一扔,从腰上拔出柴刀和野猪拚命的,准是老板。老板逃无可逃,只能血拼。

你有钱,你说的都对。

可现实的情况是,一群人上山打野猪之前,就有人把大家聚在一起,给大家培训。主要讲,枪如何组装、怎么开枪、野猪应该怎么打。可在实际组装枪的过程中,培训的人发现,提供给他的,根本不是同一型号枪的零件。不仅如此,枪还没组装好呢,大家就催他去打野猪,还说否则他就是只会滥芋充数的南郭先生。

于是,他只好出发。遇到玩命冲下来的野猪,他一枪打过去没打死。准备开第二枪时,旁边的人说:他浪得虚名,只会纸上谈兵,遇到实际情况就不中了吧?还想再浪费子弹,那不是钱啊。“老板,这样的人没什么用。他说的枪如何组装、怎么开,野猪怎么打,我们都会了。别养着他了,浪费钱。我们以前没枪,用柴刀也干的过野猪。”

于是,大家夺过那个人的枪,一脚把他踹开。他还想再挣扎一下,可看着大家或鄙视或愤怒或无知的眼神,只能心有不甘的走了。最后,不知道在牺牲了多少人的条件下,野猪被砍死了。在场所有人都是老板心中的英雄。只有那个教大家打枪的人,被老板编成了段子。

1、副总经理离职

在香飘飘履职不过百天的夏楠因“个人原因”辞去了香飘飘副总经理的职位。

这个消息对行内人来说,一点都不意外。早在七月末卢义富离开香飘飘时,就代表着香飘飘历时一年的“变革”结束了。之后,香飘飘开始大规模清洗卢义富带来的加多宝系员工。夏楠虽不是卢义富介绍的,但同为有加多宝背景的人,又是职权最高的人,离开只是时间问题。

9月28日,香飘飘披露“2018年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激励对象名单”(以下简称:激励名单),名单上没有夏楠的名字。果然,国庆长假结束,香飘飘就披露了夏楠离职的消息。与卢义富悄无声息的离职不同,夏楠属于董事会成员,所以,无论入职还是离职,都有通报。

虽然激励名单上没有夏楠的名字,但我们推测,如果夏楠继续留任的话,应该“有份”吧。毕竟,同为加多宝系,方辉和赵殿臣都被“激励”了,夏楠身为副总经理,也该“激励”。

当然,这是一份限制性股票激励,虽然是以每股7.85元的价格购买公司向激励对象增发的公司限制性股票,但想拿到的条件也十分苛刻,想要变现那就更是千难万难了。对去意己决的夏楠,自然不会对此心动。

夏楠的离开,或是在香飘飘老板蒋建琪预料之外的。因为,刚刚过去的9月,清洗卢义富一派的加多宝系员工工作已经结束。在这次清洗过程中,我们再看到,无论何时何地,正确“站队”是一个多么重要的事情。

依然留在香飘飘、还有加多宝背景的员工,还有原加多宝浙江大区负责人方辉;山东大区负责人赵殿臣。此二人都属于在今年4月份时任加多宝总裁的王强被加多宝解除职务后,离开加多宝的人,可算同属王强派系的人。

上述二人,之所以会出现在激励名单中,就因为他们不是“卢义富的人”,要知道,在清除行动中,香飘飘的手段可谓无所不用其极。卢义富带过去的经理、甚至愿意从省区降为武汉的城市经理,以便过渡一下。可香飘飘给出的回应是,“武汉没有城市经理的编制了”。在把该省区经理“逼”走后,转身,香飘飘就贴出了招聘武汉城市经理的通知。

2、刘代华时代

在被曝出空降高管不到一年离职,半年净利润下降78.92%后,蒋建琪接受采访时,不无委屈的说,为什么没人看到香飘飘上半年营业同比增长55.38%。

要知道,企业的营销收入通常是不太靠谱的,因为,你永远不知道有多少是“销售”压在了经销商的仓库。这也是为何有的企业,销量在增长,营销成本在增长,可利润却跌跌不休的原因。就是为了短期数字好看,把货都压在了经销商仓库和终端,却没有消费者愿意购买。

在谈到卢义富离职的时候,蒋建琪“厚着脸皮”说,招的是管理岗位,而实际上卢义富是偏执行层面的。当彼此不再合作的时候,连句最后的祝福都没有。

就香飘飘上半年全国销售8.7亿元的“量”,都没有加多宝一个省卖得多,蒋是有多自信的说,一个在加多宝十年以上,从福建到北京,负责过N个省区、大区、分公司的负责人;甚至推出了加多宝礼品装的人,不知道怎么做管理,只会执行的?虽然,加多宝如今销量确实下滑,但高峰期也做了200多亿的,是香飘飘的多少倍?心里没点数嘛?

马云说当年阿里巴巴有起色的时候,对十八罗汉说,未来没有他们的位置,都属于空降的职业经理人。可用了一段时间的职业经理人后,马云发现,还是十八罗汉好用,就又把十八罗汉请回来了。只是,马云不会说感谢那些曾经的职业经理人是如何让阿里更加职业化的,那些没名没姓的人,注定只是马云段子的边角料,是输给十八罗汉的LOSER。

同样的,蒋建琪不会说当初看中了卢义富操作过礼品市场,操作过春节大战的经验。而蒋建琪认为,自己的团队已经学会“怎么组装枪,怎么开枪,怎么打野猪”了,自然就还权给老香飘飘人了。而刘代华就是流着纯正香飘飘血的人、他是跟着蒋建琪一起创业的人,做过财务、督导,目前来到了销售岗位。可谓革命一块砖,全凭领导搬。只是,领导搬时,“要亲亲、要抱抱、还要举高高”,而对于与自己意见不合的人,那它就换了另一张脸,成了敲在后脑勺的夺命砖。

这不,刘代华上任的第一件事,不是清洗卢义富带来的人,而是清理那些与自己不合的香飘飘老人,原香飘飘西北大区经理金某被逼走,原销售副总经理陈某 被安排接替市场部经理职位。至此,销售团队“正式”进入刘代华时代。

家族企业,无论披了什么样的皮,依然改不了目光短浅,党同伐异,一言堂的格局。什么董事会、资本方、股民,那都是摆设,在家族企业这一亩三分地,老板只需要对自己的心情负责。

3、“无感”的未来

同为浙江的食品企业,香飘飘无论是知名度还是销售额,都远远低于娃哈哈和农夫山泉。可就在娃哈哈、农夫山泉纠结要不要上市的时候,香飘飘却坚定地走了上市之路。三次冲击IPO,历时六年,终于成为杯装奶茶第一股。

可这家靠糕点、棒棒冰起家的公司,在这个时代,突然不知道怎么走了。曾经的一生之敌,被捧在手心的优乐美已经被时代抛弃;曾经大家都认为手工制作的饮料是“脏乱差,不健康”的代名词,瓶装、罐装这种专业包装才是安全的象征。

可近两年,消费者突然反转了。他们认为,这种流水线上生产的奶茶才是不健康的,那些曾经被鄙视、被淘汰的现冲、现磨的手工饮品却火了起来。他们宁愿排队一小时,也不愿买个现成的,用开水冲一下。尤其是随着美团、饿了么等火起来之后,大家觉得喝一杯喜茶、鹿角巷才是“happy”时光,是团建的必备品。

而在引入了定位理论,把曾经深入人心的绕地球N圈的广告语换成“小饿小困”后,再推出高价的MECO奶茶……这些能解决消费者喜欢现冲奶茶的痛点嘛?一款没有装逼属性的奶茶,会是消费者的需求?

如今的香飘飘,有点像一个涂着鲜艳颜色、底部已经漏水、还没有方向感的大船。如果去补船,哪漏补哪,已经解决不了问题,必须大刀阔斧的改革,可这样的改革,势必会触动一些老人的利益。毕竟,大家觉得“枪”太难组装,砍柴刀也不错,而且买砍柴刀,自己还有路子。你改用“枪”,就断了别人的财路。

所以,就算明知枪炮好,也只能继续用砍柴刀。这样的问题,不止发生在香飘飘,旺旺、娃哈哈等,很多企业都或多或少存在这样的问题。

如今,香飘飘重回老路,继续摇着自己漏水的大船上路,他们仿佛眼里升起一束光,指引着他们向一个叫胜利的地方前进……


广告

声明:食品头条网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食品头条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 和来源:“食品头条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将受到食品头条网的追责。
如果你想第一时间获取酒业咨询和酒类行业分析报告,请扫描右边的二维码或者搜索微信“fbc180”关注“食品头条网”微信公众号

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

热门文章

关注食品头条网-微信公众号

食品类专业财经媒体
微信号:fbc180
扫一扫立刻关注
Copyright 2014 食品头条网 京ICP备140235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