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瓷、乌龙、欺骗,加多宝和中弘谁负了谁......

饮料
食品头条   阅读量:258  •  2018-12-14 04:44   原创
不论是年营收与辉煌时期相较,上百亿的下滑,还是去年几亿元的亏损;是负债的“节节高升”,还是财务数据的“未经审核”;在已然成为乌龙事件的当下,数据的真实性也就成了“迷之微笑”。



中弘股份与加多宝的一场“转机”之作,最终变成了一场乌龙事件,几近升级为闹剧。不论此次被中弘股份披露的、有关加多宝的财务数据真实性几何,一个不容忽视的现实是,加多宝危在旦夕。

状况堪忧

有关中弘股份和加多宝的故事,28日晚间有了新进展——“惊天”大反转。

不得不说,这世界“戏精”太多,如今的商业合作竟也有了几分宫斗的味道。谁黑化,谁纯良,傻傻分不清。

28日晚,中弘股份连发两条公告。不论是“澄清说明”还是对深交所的“关注函回复”,都强调了一件事,此前公司披露的信息,真实、准确、完整没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

可就在28日早晨,加多宝集团发出的声明显示,有关中弘股份27日公告提及的、签署《债务重组及经营托管协议》的合作方之一,加多宝方面对协议内容“完全不知情”,甚至否认了对黄伟清的授权。不仅如此,对公告披露的加多宝近三年的财务数据表示“与实际情况不符”并将“追究法律责任”等。

面对加多宝方面的“指责”,中弘股份在当天晚些时候做出回应,“公司对于加多宝集团不与公司沟通擅自发表的声明深表遗憾和无奈。”并强调,未来,如果加多宝方面再发其他声明,中弘股份也会积极关注并做出澄清说明。

所谓屋漏偏逢连夜雨,如今的加多宝恰似如此。

在长达六年的品牌之争、红罐之争、广告语之争以及市场份额争夺战中,加多宝逐渐优势尽失,步步退守,其过程和现状都令了解加多宝过往的人“唏嘘不已”。

可就当下中弘股份和加多宝之间的“对手戏”而言,看不清的是是非,看得清的是两个“命运不济”的公司想要寻求脱困之法的迫切。

仅就加多宝而言,进入2015年后,其经营状况就“不太好”了,往后的日子,不论是与中控集团、中粮集团的“亲近”,还是今年3月对公司高管“痛下杀手”,以至于祭出“三年上市”的战略,都说明了一件事——加多宝要“续命”。

或许,续命的说法有些夸张,但用“岌岌可危”来形容当下加多宝的生存现状并不过分。官司缠身、债台高筑、拖欠员工工资以及报销款、拖欠经销商货物、无法正常生产……“财务状况令人堪忧,这是客观事实。”

乌龙再现

就加多宝与中弘股份这般的乌龙事件,已然不是头一遭。

大抵是在这次众生哗然的合作中忙着看热闹的看官们忘记了,去年9月,曾经有媒体披露,加多宝要在河南新乡建一个大项目——中原生产罐装基地及昆仑山矿泉水全国智慧物流中心基地项目。

公开信息显示,该项目总投资约80亿元,其中一期项目投资约20亿元,二期项目投资约60亿元。总建设周期约5年,其中一期主要建设加多宝产品灌装基地,建设周期约24个月,主要建设凉茶生产车间、仓库、动力车间、管理性用房等生产生活配套设施,拟引进三条72000罐/时的高速生产线,达到年产5400万箱的生产能力。

彼时,加多宝已经很缺钱了。面对如此振奋人心的消息,诸多加多宝员工在看到“新闻”的那一刻,便选择了一键转发。

可接下来,“故事”的走向颇为传奇。

首先,加多宝集团否认了这一消息,甚至发难整个品牌部,并以极快的速度“砍掉”了这一部门。还记得两个月后的11月,一曾经的品牌部高管说:“我们离开,是为了给企业减负,这是我们能为他做的最后贡献了。”

转眼,此事过去也将年满,但言犹在耳。追着加多宝的消息,一路过来已经五六年了,相信曾经走近过这家公司的人们,不会认为上面那是一句装逼的话,那其中有不舍、有无奈、还有心怀美好的期待。

“新闻”里,一个需投资80亿元的项目,新乡市政府部门的多位领导、加多宝投资有限公司的诸位高管出席,签约仪式“隆重举行”,但却成了好大一场乌龙事件。

显然,那时候的加多宝就已经乱了。对远居香港的董事长陈鸿道而言,想要遥控指挥加多宝在大陆的发展,很困难。“在公司运营良好的情况下尚可,但就当下的局面,太难了。”

细心的人会发现,28日早晨加多宝的那一纸声明,来自香港。“不论是借壳上市还是曲线救国,必须由陈鸿道亲自拍板,不论当下的合作真伪与否,老板显然不高兴了。”

诸多加多宝人达成的共识的是,虽然陈鸿道出面否认了这一事件,但这并不代表他“不知情”。

真假业绩

事实上,27晚间,在中弘股份公告发出后不久,就有人认为这次合作是在“讲故事”。

上市,或是加多宝的救命稻草。但想要通过此种方式融资,加多宝需要面临的风险很大。“加多宝已经没有更多的资金支持他去做这样的事儿了,即便成行,也是拆东墙补西墙,想以此来给各方增添信心。”

至于被各方吃瓜群众当看热闹一样“嘲笑”的加多宝的业绩,也颇为诡异。

不论是年营收与辉煌时期相较,上百亿的下滑,还是去年几亿元的亏损;是负债的“节节高升”,还是财务数据的“未经审核”;在已然成为乌龙事件的当下,数据的真实性也就成了“迷之微笑”。

“统计的口径、搭赠费用是否计入等,都会影响数据的变化。”不仅如此,在加多宝自己人看来,中弘股份披露的这组数据是多少有些奇怪的。

据介绍,加多宝2018财年的算法,是从2017年11月-2018年10月。如此一来,对经历过2015“春节大战”的加多宝人来说,2015年不应该出现亏损,“最起码不应该是2016年盈利。”

因为与对手竞争,市场份额的争夺战到最后变成了互相伤害的价格战。“产品一年比一年便宜,2015年,加多宝产品出了‘新花样’,一些经销商卖了高价。可2016年,出货价就已经接近厂价了,怎么盈利?”

仔细想想,如今的加多宝像是被人扼住了咽喉,实在难受。彼时的2012年,加多宝和广药集团大战在即,外松内紧的加多宝已然经历了一次“扼住咽喉”。

但两相比较,境遇却大不如前。彼时,各色“通讯录”里,加多宝员工们的QQ头像、微信头像几乎一夜间全部变成了那个“红色凉茶”的罐子,而如今,虽扼腕叹息,但也只能说一句“墙倒众人推”。

陈鸿道不能亲自披挂上阵,而需要“授权”处理很多事儿的现实,造就了加多宝的大脑和身体并不协调。“有些事儿,大脑或许发出了指令,但身体执行到什么程度却是不好控制的。”

当然,借壳上市也好,草船借箭也罢,加多宝公司都要经历非常严苛的财务审计,但这一关,在为数不少的加多宝人看来,“不好过”。

如今的加多宝,“越来越像一个空壳公司,不断在做甩包动作。人员自然分流、经营模式要变成打包制、职能部门都要撤掉……”

中弘股份和加多宝合作,元芳,你怎么看?

1、中弘股份再有十天股价低于一元,就要强制退市了。

2、中弘股份前几天放量了,明显是有资金进去。深圳的那个公司,很可能是私募,想借机炒作股价得利。中弘股份现在没人要,正好一拍即合。

3、要炒作股价必须有个白马骑士,就类似于孙宏斌那样的。所以就找到了加多宝。很可能是国内的人,在老板(陈鸿道)不知情的情况下,运作这个事情,或者是老板知情下运作。

4、主要是中弘股份的公告,里面告知了大家加多宝的资产负债情况,加多宝成负资产了。一家快速消费品,竟然是负资产,比较骇人听闻。

5、加多宝的公告第四条,要通过法律程序追究责任,最终会不了了之。因为都是为了各自利益的骗子。

6、上午十点三十六分,中弘股份,临时停牌。进去的资金出不来了。所以想炒作的,套住了,出来的可能性很小。中弘股份,预测开盘一字跌停。


广告

声明:食品头条网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食品头条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 和来源:“食品头条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将受到食品头条网的追责。
如果你想第一时间获取酒业咨询和酒类行业分析报告,请扫描右边的二维码或者搜索微信“fbc180”关注“食品头条网”微信公众号

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

热门文章

关注食品头条网-微信公众号

食品类专业财经媒体
微信号:fbc180
扫一扫立刻关注
Copyright 2014 食品头条网 京ICP备140235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