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合计捐赠80亿!牛根生、鲁伟鼎、许世辉,谁是食品行业“首善”?

休闲食品 饮料 乳品
食品头条   阅读量:9928  •  2019-06-03 02:42   原创
十年间,鲁氏家族、牛氏家族、许世辉、宗庆后、陈鸿道在慈善榜的“活跃”,与侯建芳、陈光标在榜单上的“昙花一现”,勾勒出了企业家们身后商业帝国的沉浮与兴衰,也讲述了他们各自对于“慈善”的理解。



文|张夏雨

2019年,鲁伟鼎因捐股成立家族信托基金而入选胡润慈善榜榜首。这是食品饮料界又一个家族基金撑起的慈善“帝国”;第一个是由牛根生创立的“老牛基金会”。

十年间,鲁氏家族、牛氏家族、许世辉、宗庆后、陈鸿道在慈善榜的“活跃”,与侯建芳、陈光标在榜单上的“昙花一现”,勾勒出了企业家们身后商业帝国的沉浮与兴衰,也讲述了他们各自对于“慈善”的理解。

01 、“首善”鲁伟鼎

近日,胡润研究院发布《2019年胡润慈善榜》 ,48岁的万向集团当家人鲁伟鼎登顶榜首,成为全国第二个拿下胡润榜首善称号的浙商,第一位是名声远播的马云。

有人说,榜首虽然是鲁伟鼎的名字,但实际上,慈善者应是鲁伟鼎与鲁冠球父子。2018年6月,万向三农集团旗下上市公司万向德农、承德露露和航民股份同时发布公告,鲁伟鼎用万向三农集团100%股权设立“鲁冠球三农扶志基金”。该基金的财产及收益全部用于慈善,鲁氏家族成员不享有任何信托利益。

依照2018年10月9日收盘价计算,彼时,万向三农集团市值49.6亿元。鲁冠球三农扶志基金可记入国内规模最大的慈善信托行列。值得注意的是,鲁冠球三农扶志基金设立的原因是鲁伟鼎对父亲鲁冠球的纪念。

2017年10月,74岁的鲁冠球去世。此后,万向系三大核心平台——万向三农集团、万向集团公司及万向控股集迎来了新掌门人,“鲁伟鼎家族”代替“鲁冠球家族”出现在各个文件上。

回顾鲁冠球一生,堪称传奇。1969年,鲁冠球变卖所有家产,筹集了4000元在萧山宁围一个空间狭小的房间里,创办了农机修配厂,开启了首份事业。50年后,万向系帝国发展为营收超千亿、利润过百亿的跨国企业集团,业务涵盖农业、食品饮料、电动汽车等领域。

当下,鲁伟鼎将三大旗舰平台中的万向三农集团用作慈善,某种意义上,可以理解为对鲁冠球慈善精神的传承。而“鲁冠球三农扶志基金”首届董事会成员的确由鲁氏家族担任,首任信托监察人是鲁伟鼎17岁的儿子鲁泽普,鲁伟鼎及其妻子李鹂也担任要职。

如果仅从慈善事业角度来看,鲁氏的“故事”或许才刚刚开始。

02 、老牛基金会

食品饮料行业中,较鲁伟鼎更早走上家族慈善事业“舞台”的是牛根生家族。十年前(2009年),牛根生以6.5亿元的捐助金额位列胡润慈善榜第4名。

可牛根生的慈善事业,早在2005年就开始了。彼时,牛根生宣布捐出所持的蒙牛全部股份,成立了国内第一例通过信托基金做慈善的公益基金——老牛基金会。只不过,不同于鲁冠球三农扶志基金的“纯”公益,老牛基金会创立伊始,每年收益的50%用于慈善项目。

一如牛根生宣布捐股事宜时,对外回应那般,“宁愿世人把它视作一次一本万利的精明投资,而不是单纯地把它视为道德牺牲。”在公益活动外,老牛基金会是会“投资”项目的。

成立于2005年的现代牧业便是其中典型。2008年9月,牛根生创立的老牛基金会旗下投资公司Brightmoon向现代牧业投资1.5亿美元。通过老牛基金会,牛根生得以在退出蒙牛董事会之际,以上游供应商的角色出现在乳品行业业中。同期,蒙牛系多位元老则分别活跃在蒙牛周围。

从当下看,牛根生的慈善活动有其“温柔”的一面;而另一面,则仍是“野心。他曾公开表示,最欣赏的是已有一百多年的洛克菲勒基金会,也想把老牛基金会做成“千年老庙”。千年老庙常在,自然也需要应承那句古语“为有源头活水来。”

自2011年,牛根生从胡润慈善榜榜单中“隐匿”。这或许源于那年,牛根生正式辞去蒙牛集团董事会主席一职,仅保留非执行董事的职务,不再符合“筛选”原则。但由于近年来牛根生捐赠超过10亿元,所以,他的名字又出现在胡润慈善榜中。

03 、义、利并生

从2009年牛根生入选胡润慈善榜,到2019年鲁伟鼎成为胡润榜“首”善,刚好十年。这期间,食品饮料界,娃哈哈集团创始人宗庆后、达利食品董事长许世辉、雨润食品创始人祝义才、均瑶集团王均金家族和万向集团鲁冠球家族、加多宝集团创始人陈鸿道至少3次现身胡润慈善榜。

六人中,许世辉为闽商,成长于拥有义利、宗祠文化等重“慈善”观念的环境中。达利食品广为流传的企业理念“达和睦、利众生”似是印证了闽商多爱“慈善”这句话。2009-2013年间,许世辉连续位于胡润慈善榜单之列。

2014年,许世辉缺席榜单。有业内观察人士解释称,2014年快消品行业巨变,旺旺的市值蒸发了近890亿元,康师傅受制于低迷的方便面业务,统一还沉浸在问题食品下架的阴影中……

胡润慈善榜再现许世辉的名字是在2016年。彼时,达利食品在2015年11月登陆港交所,,许世辉携手妻女敲响了代表上市成功的大钟。许世辉和其女许阳阳分别以239.5亿元和191.6亿元的持股市值成为2016年福建的男、女首富。

不过,“义利”向来并行。达利食品对于利润的管控是业内诸多企业望之莫及的,包括面对经销商强势的话语权等。这种“强势”随着豆本豆等产品推行不畅,时常被“声讨”。

如此行事风格,一如闽商的“带头人”曹德旺。虽每年大笔捐赠学校、寺庙。但在商言商,企业成本管控方面,福耀玻璃是出名了的“严苛”。而曹德旺对自身的“利润”导向也鲜少刻意隐瞒。曾有言论质疑曹德旺创立的福耀集团在美国建厂涉嫌“逃跑”,对此,曹德旺也只是慢声细语的从关税到地皮租金等,短时间列明了国外建厂的大体经济账,被另一波人慨叹为真正的“企业家”。

除了许世辉外,对慈善颇有“执念”的企业家还有粤商陈鸿道。他首次出现在胡润慈善榜是在2013年,以助学名义捐献千万元;2013年后,又连续三年蝉联胡润慈善榜,到2017年后,再无出现。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是“断层”年。

这一年,没有一家食品饮料行业企业家入选胡润慈善榜。不过,从胡润慈善榜“消失”的不仅是陈鸿道,“常年”出现在榜单之列的宗庆后、许世辉也“匿迹”了。后来的故事,则着眼于豆本豆、短保面包和社交零售等,媒体也多有报道。

04 、慈善非净土

慈和善两字多伴随“美好”,可慈善事业却并非“净土”。

2012年,位列胡润慈善榜的陈光标推出了“好人凉茶”。产品宣传打得火热,也受到不少经销商追捧。

然而,好景不长。负责该产品销售的公司——绿色食品产业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不到两年即注销。多位代理“好人凉茶”的经销商经历了产品不动销、厂家不按时供货、厂家违约不退款的“连续剧”。

有媒体报道,一洪姓经销商投入的30多万元货款没收到产品。至2015年9月,南京市江宁法院判洪某胜诉,但彼时,却无人可用来“追”款。

另一面的“热闹”或源于企业家或企业本身的变动。

去年,曾上榜胡润慈善榜第14位的侯建芳失去了彼时的荣耀,因创办的企业雏鹰牧业“饿死猪”事件饱受质疑。

源于一则因饲料供应不及时,公司生猪死亡率高于预期,从而调整2018年亏损预期为30亿元左右的公告,雏鹰牧业引起证监会及股东的关注,证监会下函要求雏鹰牧业说明详细情况,股吧有关雏鹰牧业“隐瞒”事实的猜测也随之四起。

可据新京报现场调查,雏鹰农牧的确有资金流紧张乃至于断了生猪“粮”的情况,从前述外界的猜测来看,这般“事实”或真的耸人听闻。

今年2月,雏鹰农牧党委书记、董事长侯建芳在公司官网发布了以《重整旗鼓再出发,齐心协力向前进》为题的公开信。信中称:侯建芳代表公司党委和董事会,向在过去一段时期里,受到拖累的相关单位或个人致歉,并号召全体雏鹰员工齐心协力,共克时艰。

从2009-2019,十年间纳入胡润慈善榜的食业家们累计捐赠了80亿余元,他们的慈善因事业而起。但与NGO组织明显的不同是,食业家们的慈善也“极度”发挥着“义、利”并行,有人求心“明”,也有人求常“名”。

但不论是社会还是公众,他们对企业与企业家都给予了极高的期望。期望他们在赚取财富的同时,也能兼顾社会责任。也或许是这份社会责任让他们有了“慈善”的初心,但不论“动因”几何,勿以善小而不为的古训还是该坚守的,向“善”总是好的。

采访、撰文:张夏雨

编辑:橘子

制图:邓浩磊

本文原创首发于微信号:食品头条(ID:fbc180),欢迎关注我们,参与社群对话、讨论



广告

声明:快消网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快消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 和来源:“快消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将受到快消网的追责。
如果你想第一时间获取酒业咨询和酒类行业分析报告,请扫描右边的二维码或者搜索微信“fbc180”关注“快消网”微信公众号

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
Copyright 2014 快消网 京ICP备140235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