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希望有一天,经销商能联合起来。

饮料
食品头条   阅读量:132  •  2019-07-25 09:45   原创
我希望有一天,经销商能联合起来。



文 | 纳兰醉天


“任何事情,只有坚持才有希望,不要等到有希望了,才去坚持。”这是南京某商贸有限公司总经理周静微信账号的个人签名。目前,他要坚持的,是一场关于永辉“霸王条款”的官司。或许,他早就知道这是一个不可逆转的官司,但还是要努力一把。

这是一场浪费时间、金钱、希望的诉讼,可周静说:“我希望有一天,经销商能联合起来。大家都知道,在卖场的压迫下,快活不下去了。可又不能团结起来做点什么。我们需要一个爆发点,一个事件。我不期望自己是这个爆发点或者导火索,但至少要努力一下”。

01 、逆转的官司

前段时间,老纳在2018年写的一篇文章《经销商:我用一张图胜了永辉超市——霸王条款不是法外之地》里的案例又被不少公众号“无偿引用”,当年的法律判决书贴的到处都是。甚至,有的公众号还自作聪明的写道:截止发稿,原、被告双方均未提起上诉。

(某经销商公众号发文)

然而,现实如何呢?为什么老纳会把当初的文章删掉呢?那些引用案例的“小编”们,为何不能去和当事人聊聊呢?

彼时,老纳的文章推送后,因事件关系到经销商群体的切身利益,受到诸多经销商的追捧,甚至造成了轰动效应;同时,也给爆料者带来了一定压力。然而,最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15天的上诉期内,虽然原、被告并没有提起上诉,但高淳区法院以他们自己判决有问题为由,对该案进行了重新审判。

也就是说,案件在原告经销商认为没有问题,被告永辉超市也认为没有问题,默认自己扣款不当,一切都朝着“公平、公正、公开”又能鼓励经销商士气方向发展的时候,法院站出来说:“对不起,我们可能适用的法律条款不准确,这案件我们要重审”。

本着对爆料人负责、并避免对经销商团队造成误导后,老纳把文章删掉了。一直以来,经销商这个弱势群体与资产百亿千亿的大卖场对决,都不会是一场简单的战争。如果经销商没有做好苦战的准备,那讨回属于自己的利益就是空想。只会让更多卖场嘲笑你的“不自量力”。

2019年4月15日,审判决书再次下达。

这一次,法院的判决完全走样。从最开始的认定永辉的系统扣款是霸王条款,到认为永辉扣款系统是经销商承认的——因为双方合作之初,永辉就是这样扣款,但当时,经销商并没有提出异议,以此认定,经销商对这个系统是认可的。所以,现在提出不按永辉的方式结帐是不对的。

判决被告方、永辉超市向经销商孙某支付90156.65元;而原来判决永辉承担全部诉讼费3208元,也变成了经销商孙某公司承担1000元,永辉承担2208元。因经销商孙某提出上诉,上诉费还需要再交3208元。

从初审到再审,从希望到失望。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孙经理的内心却更强大了,也认识了更多向他一样,拿起法律武器的经销商伙伴,他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经销商团结起来,维护自己的权益。而周静就是另一个起诉永辉的80后经销商。

02 、22个点的费用

相较于孙经理供货41万,扣费6.5万,只扣了15.8个点,周静被扣的费用更高,达到了22.87%。

审判时,作为证据,周静向法官提供了自己的出厂价、供货价。“我只有10个点的毛利,但永辉扣了我22个点的费用,连法官当时都说这费用算着不合适,永辉的系统算不算霸王条款?”

然而,这些只能做为谈资,却无法写进条文里。到最后,法官还是以同样的理由:一开始结帐时,经销商并没有提出异议,所以,认定经销商是认可这些、甚至在“法官眼里都不算合适”的费用。

若提及永辉的霸王条款和扣费花样,周静说自己之前都“闻所未闻”。作为某国际知名休闲食品的代理商,永辉与该品牌签定了一份合同,整个合同都是一个框架。上面只是写着帐期为票到15天,端架费800元,堆头费500元等框架费用。

如果只是这样扣费用,周静倒也不是很恼火,他恼火的是,永辉从来不告知扣费明细,只在结帐的时候,让经销商按VSS系统里的扣费项目去结帐。“比如,永辉一个堆头500元,但一档活动它扣你5000元,说是给你出了堆头。但你根本看不到自己的堆头。”

就像你去珍珠奶茶店买了一杯珍珠奶茶,它上面写着水多少钱,珍珠一份多少钱,奶一份多少钱,糖一份多少钱。你进了这个店,还没点东西呢,它给了你一杯白开水,而后告诉你,这里加了50份珍珠,10份奶,你必须把账结了,不然就不许出门。

除了VSS结算系统,在周静眼中,其它的系统也成了永辉的赚钱利器。比如下单系统,本来约好一周配一次货,但因为永辉系统出问题了,变成几乎每天都可以下单,每次下单量都非常少。可周静从自己仓库到永辉大仓几乎需要穿跃半个南京,如果你不配送,永辉就两个字:“扣钱”。

03 、“打劫”的“死”了

2017年11月,高鑫集团卖给了阿里巴巴,一时多少鸡汤写到《大润发:我赢得了所有对手,却输给了时代》、或《大润发卖给阿里,时代抛弃你,连声招呼都不打》,而大润发的总经理黄明端自然成了那个被时代抛弃的人。

这起并购事件,似乎在说:卖场是被互联网公司消灭掉的,是时代无情地抛弃了这些奋斗者。

数据显示,2017年高鑫零售营收1023亿,净利润27.93亿,对比上一年增长8.6%。可是,这么能赚钱的卖场竟把自己卖给了阿里。为什么?因为,大润发知道,这利润有多少是从厂家和经销商身上扒来的。

是时代抛弃了大卖场,还是经销商和厂家受不了压榨逃离了大卖场?如今,越来越多的厂家直供大卖场,可即便这样,还是有厂家选择不与大卖场合作。举个例子,好丽友在大润发系统一年可以销售4个亿,但还是选择不与大润发合作。为什么?因为卖场费用太高。一包经销商拿到的产品3元,供给大润发3.5元。那么企业成本约1.5元。现实是,即便是好丽友这样的国际品牌,表面上看,有着133%的毛利,4个亿的销量,都不敢跟大润发合作,你让那些小经销商怎么跟卖场合作?

某厂家业务反馈,跟大润发合作,大润发退100万的货,实际给到厂家只有20万的货,其它80万是“白嫖”,如果是这样,企业也可能忍了。但大润发还说,你退货影响我生意了,所以,我要再扣你10万费用。

这玩法,哪个经销商和厂家玩得起?

这几年,关于卖场之死的讨论越来越多,财经报道说,卖场的流量在下降,是消费者不愿意去卖场了;业内人说,大卖场是因为流氓费用,打劫厂家经销商,所以才死的;更有独到的专家说:“为何打劫厂家的卖场死了,而那些被卖场打劫的厂家还活着呢?”大有一副卖场打劫并没有那么可怕的意思。

其实,抛弃大卖场的,不是时代,而是经销商和厂家。大卖场说到底只是一个平台,如今却把自己当成“榨汁机”。无论多大的经销商和厂家,大卖场都要让你脱层皮。既然得罪不起,那总躲得起。你打劫我,我不从这里走就好了。所以,越来越多的厂家不与卖场合作,消费者到卖场可选的产品也越来越少,那谁还去卖场嘛?

因为卖场可以扣经销商和厂家的费用,那卖场的人还有心思去想办法拓客嘛?毕竟,引流来的消费者所花的钱,再转换成利润,还不如找几个企业扣点费用来的快。这就导致卖场不想引流,消费者自然不去,而后,卖场加大苛扣费用力度,经销商逃离卖场。逐渐成了一个恶性循环。

“我们80后经销商最信合约精神,你要扣我费用,跟我说一声,只要合理,你扣我50个点我也认了。可你不能招呼也不打一声,到结帐的时候跟我说,要扣你多少多少,这个,我是不认的。”周静说道,相较老一代经销商,如今的80后已经走到台前,契约精神是80后们看中的。

老一辈儿的经销商,能忍就忍了。这就给了大卖场更嚣张的底气。很多70后,甚至年纪更大一些的经销商,都想着,只要能让我活下来就好;或者,想想以前也挣过钱,现在亏就亏吧;还有的经销商认为,我做经销商从来没跟卖场打过官司,我怕影响自己的名声,怕更多的客户不愿和我合作,认为我是一个“刺头儿”。可80后的经销商法律意识逐渐增强,契约意识也在觉醒,未来90后的经销商对大卖场、互联网又会有一番新见解。

所以,大卖场别天天哭着说时代抛弃你们连声招呼也不打,你们扣经销商费用的时候也没跟经销商“打招呼”啊。

谭嗣同说: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中国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此国之所以不昌。有之,请自嗣同始。

孙、周两位经销商也深知,即便上诉,官司也势必会输给永辉。但想要改善经销商与卖场之间的关系,必须要有勇敢的“鸡蛋”撞上去。他们相信,有一天,会有大企业、会有更多经销商联合起来去正面硬刚卖场……

事实上,卖场是厂家、经销商、产品和消费者之间的一环,是现代渠道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但也请卖场在生存、赚钱的同时,考虑一下其他“环节”,毕竟,共存、共赢才能长久。

END

严正声明:

《食品头条》公众号拥有16万粉丝,原创内容连续20次入选今日头条《青云计划》;

《食品头条》坚持原创,坚持真实阅读量,坚决抵制刷阅读量。

采访、撰文:纳兰醉天

编辑:橘子

图片来源于网络

本文原创首发于微信号:食品头条(fbc180)欢迎关注我们,参与社群对话、讨论


广告

声明:食品头条网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食品头条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 和来源:“食品头条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将受到食品头条网的追责。
如果你想第一时间获取酒业咨询和酒类行业分析报告,请扫描右边的二维码或者搜索微信“fbc180”关注“食品头条网”微信公众号

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

热门文章

关注食品头条网-微信公众号

食品类专业财经媒体
微信号:fbc180
扫一扫立刻关注
Copyright 2014 食品头条网 京ICP备140235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