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评”企业那么多,为何统一跟我杠上了

饮料 休闲食品
食品头条   阅读量:201  •  2019-07-31 10:01   原创
有些企业,你批评着,批评着,就尊敬起来。



文 | 纳兰醉天

“老纳,你每天的运动是什么?”

“网上抬杠。”

从2013年在网上创作《快消疯狗时代》开始,到2014年底写公众号,虽然曾被网友评为“天涯经济杂坛“十大牛人,但在更多的人眼里,老纳几乎就是“杠精”的代名词。甚至有同事问老纳:你写这些东西有什么用?

作为一个经常被各大快消企业投诉的公众号,老纳自认不是专门为了黑哪家企业而写文。更多是为了讨论当下快消困局中,企业存在的问题。写农夫裁员,不是说这个企业无情、产品销售不中,而是说这个企业的承包制、SFA系统的使用值得推广;写蓝月亮不与卖场合作,是指出蓝月亮产品组成以及销售模式的问题;写纳爱斯是想纳爱斯更理性地做市场;写立白是希望企业在宣传上符合市场规律;写今麦郎是思考经销商的失误,但更支持其“四合一”的策略。写香飘飘、写六个核桃、写旺旺、写达利等等,都带着让企业好,让行业好的目的。

当然,这些文章推送后,企业该怎么活着还是怎么活着。那感觉就是:“河边无青草,无需多嘴驴“,你写你的,看你写的不爽我就下律师函;“想让我改,没门。”

当然,凡事都有例外。有一个企业,让老纳感觉,自己处处被针对,仿佛他们随时准备要打老纳的脸,这个企业就是——统一。

01 、打脸

前段时间,统一召开半年会。会前,统一的员工晒各种幸福的照片。

有这种的

这种的

还有这种的

是不是看着有点微商开会的感觉?好吧,老纳承认嘴硬。这是统一拿给员工的福利。他们要庆祝的是:阿萨姆成为年销售四十亿的单品。

以及汤达人成为年销售20亿的单品。

而后,老纳就感觉脸上一阵阵地火辣辣……

老纳曾写文说,统一现在的负责人刘新华是做方便面出身,而方便面和食品是有很大区别的,他做得好方便面,但不一定做得好饮料。而后,人家就交出个阿萨姆40亿大单品。老纳又说,统一饮料自己抢了自己产品的市场,比如,冰糖雪梨输给阿萨姆,阿萨姆输给海之言,海之言输给小茗同学,小茗同学输给了时间,它的“骚浪贱”成为被90后抛弃的伪文化。但实际上,小茗同学也是年销售十亿员的单品,而海之言,每年也有七亿多的销量。

统一的饮料业务在刘新华上任后,并没下滑;而方便面,虽然老坛酸菜面没有成为年销售20亿的单品,可就连康师傅的人也得承认,统一老坛也是年销售十亿级以上的单品,比康师傅的老坛卖得好。

老纳不喜欢统一,是从不喜欢罗智先的“满嘴跑火车”开始。

2016年,统一在大量营销号上发表题为《统一和康师傅未来是两种不同的公司》。大意是,统一未来是创新型公司。罗智先也说,自己不会再关注康师傅,而更多关注农夫。在这种思路上,那几年,统一年年推出一堆不明所以的新品,几乎是为了出新而出新,却再没出现下一个小茗同学。不仅如此,就连小茗同学都只是一鸣惊人,再而衰,三而竭

2017年,罗智先说统一未来要零库存、零增长、通路改革、食饮合并……结果是,统一关厂、裁员;2017年8月,罗智先又说统一要退出方便面市场,其实,他想表达的是把方便面做的更高端、更健康,结果引发“统一方便面不行”的传言。

在康师傅身陷谣言的两年里,统一并没有对康师傅形成实质危胁,反而是康师傅很快恢复元气,他们各自守着自己的位置。统一信奉罗智先说的,“为了稳健,宁肯牺牲增长”。如果在康师傅虚弱的时候,统一不能清醒地认知双方差异,反而认为可以抢夺康师傅的市场,那统一能做的事便是降价和招人。导致的结果会是产品利润越来越薄,经销商越开越多,业务招聘越来越多,企业却陷入泥潭。

最为好的例子,就是加多宝和王老吉的关系。在王老吉成立之初,加多宝认为可以把王老吉“杀死”在萌芽中,反而成全了王老吉的市场。最后,加多宝陷入裁人、关厂的境地,凉茶行业也随之萎缩。而王老吉如今又认为可以趁加多宝弱,要了加多宝的命,等待它的结果,必然是未伤敌先伤己。

02 、选人

罗智先另一个值得称赞的地方,在于选负责人。

老纳曾说,但凡中国大陆以外的企业,港企也好,台企也罢,欧美企业就更不用提,他们都有同样的毛病,想要中国大陆市场,却不信任中国大陆的高管。认为他们没有职业素养,反而派来一群对中国大陆市场没有任何了解,不爱中国大陆市场,只想在这儿过度一两年就闪的高管。看下雀巢、达能、百威、宝洁,联合利华哪个不是这样的毛病?

其实,不只是这些港企、台企、外企,就连中国大陆企业又何尝不是一有问题就去外招,总认为外来的和尚会念经,自己员工提的意见就是短视、无知。最近,老纳有幸看了两封匿名信,都是企业中层管理者写给老板的泣血之见,一封来自娃哈哈,一封来自昆仑山。

来自娃哈哈的员工写道:“老板(宗庆后)您的思路还是局限在一贯以来的经验及在各地经销商、销售员大会上的、下级人员在桌面上的汇报展开的,与实际情况还是有天壤之别的”……写信的人认为,宗老板行事,是以一贯以来的经验。其实,这么多年,宗老板都没改过。

该员工认为,2015年娃哈哈销量下滑与天气原因不大(嗯,天气不热,雨水大影响饮料销售,这几乎是这几年业务同仁做销售汇报的主要借口之一了,却全然不顾地表温度不停突破历史高温),而企业终端铺货率低,批发商没有信心,与娃哈哈一样盲目;这点可以说是一针见血,铺货率低,销售自然差。然而,宗老板却认为,都什么年代了,你还在讲拜访率,业务应该走访那些能进货的有效网点。

(2019年4月娃哈哈铺市率调查表,看看新换装的快线什么铺市率)

此外,员工还表示:“公司对自媒体,新媒体的理解太过肤浅。以为买了我们产品感觉好的话,会给亲朋好友发微信。这种想法简直异想天开,没有见到谁喝了一瓶三两块钱、满大街都是的饮料,还会发个朋友圈推荐给朋友”。

可以说,该员工对娃哈哈,对宗庆后都有一个相对充分的了解。可这样的意见,娃哈哈改过嘛?当然没有。娃哈哈的员工升到省级经理就是头了,再没什么其它奔头,所以只能“搞费用”,而娃哈哈不开人,发现贪费用,只是把你调到非销售岗。

至于昆仑山的那封匿名信,同样揭示了很多昆仑山发展中的问题。并提出“关键的四个核心问题需要解决和改变:原有经销体系、市场费用过高、价格混乱、团队解冻”。据业内人士透露,总裁依然“十动然拒”,感动是感动了,但执行依然是老样子。

可悲的是,员工提意见为什么不敢属名,因为怕被老板怀疑站队。有多少员工,一腔热血喂了狗……

企业内部的人才真的那么差嘛?没有什么培养前途嘛?如果马云当年都不看好自己的十八罗汉,那,马云也就不是今天的马云了。毕竟,多少空降兵是把另一个企业失败的经验拿到这个企业。只不过,那个企业失败的经验是你这个企业失败的明天而己,你不过是比空降兵曾经所在的企业多活几天而己。

现在,很多咨询公司都形成了一个套路,先不提案,而是跟企业的员工聊天,而后把大家的意见传达给老板。真是又省心、又挣钱。

而罗智先却破天荒的选择了大陆人刘新华做统一中控总经理。

彼时,刘新华最大的成绩是推出了一款老坛酸菜面。可这个骨子里的统一人,用这几年的成绩说明,统一还是需要统一人来执掌。

在执行上,这是个契合罗智先需求的执行者。在罗智先认为统一是创新型公司时,统一那几年出了多款爆品。在新品之外,统一又把目光转向了绿茶、鲜橙多等老品上,给鲜橙多请了王源代言,要给老品开新花。而绿茶、鲜橙多也是年销售十亿的单品。

为保证零库存、零增长,食饮合并,统一有相当长的时间,动荡不安。可统一顶着风雨把这事搞成了。虽然,阿萨姆已是40亿的单品,但统一认为,阿萨姆的天花板是50亿,2019年增长不能超6%。因为,曾错误认为海之言是20亿单品的“过往”,导致海之言一系列的错误决定,结果换来的是海之言如今7亿的销量。所以,面对阿萨姆奶茶,无论市场如何看好,阿萨姆都把自己的天花板定的很低。

如今的统一,异常低调。当外界全面解读小茗同学、学习小茗同学的时候,他们默默卖阿萨姆;当白象老板姚忠良认为方便面未来是千亿市场,他要做第一任方便面联合会主席时,统一认为姚老板是有理想的人,他在为整个方便面市场的发展努力;且,计划若是可执行的,统一举双手赞成;而对今麦郎方便面,统一也清楚地认知到,自己的产品与今麦郎同类型的产品,成本至少有5%以上的差距;因为,范现国太了解方便面和成本控制了。

2017年,老纳写了一篇文章——《统一为什么始终没有成为一个帝国?》,刘新华在一次报告中就写了《我们如何成为一个帝国》

那时候就感觉,统一这是要跟老纳“杠上”……

03 、下沉市场

做为网络职业“抬杠”选手,也得给统一再提出一些问题。那就是,统一对下沉市场的管控;对三线以上渠道的管控力,统一不如康师傅、农夫山泉;而在下沉市场,旺旺、娃哈哈要比统一强,而下沉市场的王者,是今麦郎。

今麦郎四合一系统,小老板工程,如火如荼地开展,并且脚踩达利,拳打旺旺,下沉市场跺跺脚,谁反对,谁赞同。

希望,未来的统一能在下沉市场上做出成绩,来打我的脸……

当然,我更希望越来越多企业来打老纳的脸,毕竟,这意味着大家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吧。 而不是,只会投诉、下律师函。

我是老纳,职业“抬杠”,我等你来……

小调查:你会给公司写匿名信吗?


广告

声明:食品头条网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食品头条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 和来源:“食品头条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将受到食品头条网的追责。
如果你想第一时间获取酒业咨询和酒类行业分析报告,请扫描右边的二维码或者搜索微信“fbc180”关注“食品头条网”微信公众号

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
Copyright 2014 快消网 京ICP备140235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