耗时一年多、花费2.3亿,加多宝重温中粮包装的“恩重如山”

饮料
快消   阅读量:2686  •  2019-11-20 09:37   原创
这些年来,加多宝貌似是犯了“水逆”,先后遭遇了两轮大战。 一次是和广药集团的“王老吉”、红罐之争; 一次是和中粮包装的商标仲裁案



 文 | 梁华梁

这些年来,加多宝貌似是犯了“水逆”,先后遭遇了两轮大战。 一次是和广药集团的“王老吉”、红罐之争; 一次是和中粮包装的商标仲裁案。

这其中,中粮包装作为参与者,先后经历了这两场纷争,但身份却截然不同: 一次是解救加多宝于危难的“恩人”,一次是与加多宝对簿公堂的“敌人”。

就在不久前,加多宝和中粮包装的商标仲裁案正式落锤。 虽然加多宝完败,但是两家却最终握手言和。

作为曾经最亲密的盟友,加多宝和中粮包装究竟“经历”了怎样的“恩怨情仇”呢?

01 、恩重如山

加多宝与广药集团的血雨腥风,持续多年,个中版本林林总总,作为吃瓜群众,大家更愿意相信自己想相信的。  

彼时,双方在商标战、红罐战、价格战中,你来我往,见招拆招……直到2014年底,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加多宝赔偿1.5亿元并停止使用、销毁所有涉侵权红罐产品,加多宝这才遭遇到了最大的危机。

别看一个小小的红罐,它可是凉茶最直观的代表。 长期以来,跟随着加多宝品牌成长起来的消费者,对凉茶的认知就只有红色。 而加多宝随后推出的金罐,在市场上鲜有人问津。

金罐加多宝的市场份额一直跌,官司一直打、一直输,价格战也没个头……从2015年开始,加多宝感受到了经营压力。

2015年,加多宝的销售额开始停滞,2016年更是出现倒退,2017年则下滑至150亿元。 而“死对头”广药王老吉的销售额,却在2015年正式突破200亿元,并不断拉开与加多宝的差距,市场份额一度突破70%。

所谓“墙倒众人推”,遭遇危机的加多宝,接连受到来自银行、经销商的刁难。 但就在加多宝最危机的时刻,中粮包装却坚定不移地给予其支持。

数据显示,自2012年以来,中粮包装应收账款占营收的比例就处于一个不断上升的过程。 2012年只有13.83%,到了2016年已达到了31%。 2016年,中粮包装的应收账款为16.66亿,较2015年的13 .64亿增加22%。 到了2017年上半年,其应收账款已达20.19亿,增速很快。

“那几年,中粮包装的应收账款激增,说明其关键客户的资金链出现了问题。 而这个关键客户,在今天看来正是加多宝。 ”一位市场分析人员表示。

这说明,作为加多宝包装罐最大的供应商,彼时的中粮包装一直“暗中”帮助着加多宝。 更为关键的是,中粮包装还帮加多宝彻底“解决”了红罐的使用权问题。

2017年8月10日,中粮包装发布公告称,其全资子公司中粮包装投资拟收购清远加多宝30%股权。

就在6天后的8月16日,最高人民法院公开宣判,认定加多宝和王老吉对“红罐王老吉凉茶”包装装潢权益的形成均做出了重要贡献,双方应共同享有红罐包装。

也就是说,加多宝重新获得了红罐的使用权。 这对加多宝来说,是天大的好消息。

“要知道,加多宝和王老吉的官司打了这么多年,从来就没有赢过。 而中粮包装宣布收购清远加多宝还不到一周时间,加多宝就能再次获得红罐包装的使用权。 这其中,中粮包装发挥了多大的作用,不言自明。 ”上述市场分析人员表示。

中粮包装绝对算得上是救加多宝摆脱泥潭的关键。 作为对中粮包装“恩情”的回报,加多宝力邀中粮包装入股。

02 、反目成仇

加多宝力邀中粮包装,还有另一个打算,上市。

彼时,解决红罐问题的加多宝意气风发,宣布要在三年内上市。 作为加多宝生产端最重要的包装罐供应商,与中粮包装的合作,将为公司缩减成本、稳定业绩提供帮助。

但是,关于中粮包装入股加多宝的条件,在今天的行业人士看来,确实过于“优惠”了。

将中粮包装供罐40%的份额提高至 70%、分红逐年递增至每年 4 亿、注入加多宝商标、签署获中粮包装认可的浓缩液销售协议、获得30%的股权……而中粮包装付出的,仅为20亿元的增资。

除第一个关于份额的规定无关轻重外,后几个都或多或少显示出了中粮包装的“贪心”。

公告称,协议签署第一年,中粮包装应获得不低于投资增资额的10%的分红; 之后还要逐年递增,但不超过增资额的 20%,即每年清远加多宝要给中粮包装2亿到4亿的分红。

数据显示,2015 年、2016 年,清远加多宝的净利润分别仅为 1.3 亿元、1.47 亿元,均未超过 2 亿。 也就是说,清远加多宝很难完成对中粮包装的分红承诺。

此外,关于加多宝商标、浓缩液销售协议这两项规定,意味着中粮包装直接抓住了加多宝的“命脉”。 要知道,商标是加多宝的门面,而浓缩液更是加多宝的核心。

中粮包装用极其“优惠”的条件入股加多宝,在整个市场看来,都是“捡了大便宜”。 但受恩于中粮包装,加多宝总得“涌泉相报”。 然而,两者也因此心存芥蒂。

“了解加多宝和陈鸿道的人都知道,他将加多宝视为生命。 让别家参与加多宝的上市计划,在情感上,他本就有抵触心理。 另外,关于利益这一点,陈鸿道看得很重。 当初广药就是想让加多宝多给些钱,还把王老吉给他用。 加多宝的其他管理层也告诉他,要服软、不要争。 可他还是没有给广药钱,才有了后来的两家纷争。 所以,加多宝极有可能反悔。 ”一位消息人士表示。

“还有一点,中粮包装给的钱太少。 据彼时的知情人士称,中粮包装一直也没给那么多现金,只是把包装罐的钱免了而己。 而应该给的那部分现金,中粮包装也没有完全注入。 中粮包装这么做,更加刺激到了加多宝。 因此,两家的合作计划出现变数,也是预料之中的事情。 ”前述消息人士称。

果不其然,到了2018年7月6日,中粮包装发布公告称,由于加多宝尚未履行商标注资,中粮包装投资就此事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对加多宝公司、智首及清远加多宝提出仲裁申请。

自此,加多宝和中粮包装反目成仇。

03 、釜底抽薪

中粮包装率先做出了强硬的回应。

从2018年第二季度开始,中粮包装停止向加多宝继续供应包装罐。 此举对加多宝来说好比“釜底抽薪”,导致加多宝的工厂停产,进而影响了公司业绩。

加多宝总裁李春林也曾公开表示,中粮包装与其分歧曾影响加多宝红罐的铺货。 “从6月开始到10月,产能不能有效组织起来。 一旦没有产能,没有产品,经销商一定不敢打款,那么,加多宝的经营体系就会陷入恶性循环,所以,断供对我们是致命的。 ”

2018年7月、8月,加多宝东莞工厂的生产线全部关停。 “工人7月就闹不满,说是有两三个月没发工资了。 到了8月,员工全都被减员了,都撤走了。 除了负责行政的人员还在,工人都走了。 ”一个内部员工回忆称。

不光是工厂停工,连此次争议的焦点: 清远加多宝都出事了。

作为加多宝最核心的原料工厂,清远加多宝负责生产加多宝浓缩汁。 但彼时的清远加多宝,大门紧闭。 本该是最繁忙的生产季,工人却都在放假。

除此之外,四川内江的加多宝工厂也遭遇停产,经销商定的货一个月都没有收到。

祸不单行,就在加多宝的生产出现停滞的时候,上市公司中弘股份又插了加多宝一刀。

2018年8月,中弘股份发布公告称,其合作伙伴加多宝2017年未经审计的主营业务从2016的106.3亿元,断崖式下滑至70.02亿元,净亏损5.82亿元。

尽管这份业绩被加多宝否认,但公司盈利艰难的消息却被传得沸沸扬扬。

不论消息的真假,彼时的加多宝正处于上市的关键节点,业绩不佳的传闻势必会影响到公司上市的步伐。 更何况,中粮包装停止供应包装罐,确实致工厂的生产大面积停滞。

此时的加多宝,尝到了与中粮包装交恶的“苦果”。

04 、重归于好

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被教训过的加多宝,及时向中粮包装抛出了“橄榄枝”。

2018年12月20日,加多宝发布公告,任命中粮包装前董事会主席王金昌于2019年1月1日起担任加多宝(中国)饮料有限公司和昆仑山矿泉水有限公司董事长。

此举被视为加多宝和中粮包装“冰释前嫌”的征兆。 果不其然,其效果“立竿见影”: 6天后,也就是2019年1月7日,加多宝发布公告称,中粮包装与加多宝签署《中粮包装—加多宝2019年度供罐合作协议》。 这是2018年双方合作出现问题后,再度继续展开合作的重要“证据”。

今年6月,加多宝更是提出申请,想要回购中粮包装投资持有的清远加多宝草本30.58%股权。 为了达成这一目标,加多宝提出的交易筹码也很有诚意: 加多宝愿意向中粮包装投资归还其已投资的现金和实物注资,并按年利率10%计算利息。

对加多宝的这次邀约,中粮包装及其股东并没有直接反对,只说要慎重考虑。

就在几日前,加多宝和中粮包装官宣“重归于好”。

11月15日,中粮包装发布公告称,其全资子公司中粮包装投资已于前一日,收到香港国际仲裁中心于2019年10月31日出具的《部分仲裁裁决书》。

根据仲裁结果,拥有加多宝商标权的子公司王老吉公司须根据增资协议,将加多宝商标注入清远加多宝草本并完成与之相关的商标注入手续,而清远加多宝草本亦须配合相关商标注入手续。

此外,王老吉公司须马上赔偿中粮包装投资约人民币2.3亿元,同时还须向中粮包装投资支付利息约人民币773.48万元。

虽然,仲裁结果对加多宝来说不太“友好”。 但,加多宝“欣然接受”了这一结果,并对中粮包装的“加盟”表示“欢迎与感谢”。

兜兜转转一年多,双方又回到最初达成协议的原点。 只不过,加多宝多付出了2亿多赔款。

写在最后:

加多宝终于想通了: 在谋求上市的关键时期,少些节外生枝是绝对有必要的。

几年前,在加多宝资金链断裂的艰难时刻,毕竟是中粮包装为其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援。 做人、做事不能“过河拆桥”,况且,加多宝跟中粮包装掰过腕子后发现: “胳膊根本拧不过大腿”。 没了中粮包装的支持,加多宝的生产业务将受到极大影响,很有可能影响到公司上市。

当然,中粮包装也离不开加多宝。 本来,中粮包装当年就是靠给加多宝(王老吉)供应包装罐崛起的。 而包装罐没有太高的技术壁垒,谁掌握客户,谁才能保障业绩。 而加多宝作为用罐大户,也是中粮包装必须重视的客户。 此次,加多宝和中粮包装成了“一家人”,对双方都是利好。

正所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 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中粮包装虽然带着“恩情”而来,要些回报也是“正常”的。

可为了明白这个道理,加多宝耗时一年、多花了2亿多。


广告

声明:食品头条网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食品头条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 和来源:“食品头条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将受到食品头条网的追责。
如果你想第一时间获取酒业咨询和酒类行业分析报告,请扫描右边的二维码或者搜索微信“fbc180”关注“食品头条网”微信公众号

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
Copyright 2014 快消网 京ICP备140235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