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大力推送老干妈,马化腾是否“宰客”,陶华碧是否“装糊涂”?

调味品
快消   阅读量:1122  •  2020-07-02 04:08   原创
2020年,果然是见证“奇迹”的一年——传统企业被互联网企业打压、鄙视、嘲讽多年后,终于在老干妈陶华碧的带领下,昂首挺胸地找回了自信。



文 |  李珂

2020年,果然是见证“奇迹”的一年——传统企业被互联网企业打压、鄙视、嘲讽多年后,终于在老干妈陶华碧的带领下,昂首挺胸地找回了自信。

01
腾讯开撕老干妈

一份横空出世的民事裁定书,将腾讯和老干妈之间的纠纷推至台前,引发众人围观。

该份民事裁定书显示,涉及此纠纷案的原告为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被告则有两家公司,分别是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销售有限公司以及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责任公司,陶华碧为被告两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且分别任两家公司的总经理和董事长。

原告、腾讯方面表示,老干妈在腾讯投放了千万元广告,但无视合同长期拖欠未支付。公司提出财产保全的申请,请求查封、冻结被告两公司名下价值人民币1624万的财产。

原来,2019年3月,腾讯与老干妈公司签订了一份《联合市场推广合作协议》,腾讯则投放资源用于老干妈油辣椒系列推广,腾讯已依约履行相关义务、但老干妈未按照合同约定付款。腾讯多次催办仍分文未获,因此不得不依法进行起诉。

至于此次老干妈和腾讯的争议内容具体几何,并未透露。不过,有相关报道称,2019年老干妈曾冠名腾讯旗下《QQ飞车》,应该是这起纠纷的缘由所在。在当时的合作中,老干妈不仅成为QQ飞车S联赛的行业年度合作伙伴,还在游戏中加入了有老干妈元素的游戏装备等软性植入。


最终,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认为,原告的申请符合法律规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条、第一百零二条、第一百零三条之规定,裁定如下:查封、冻结被告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销售有限公司、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公司名下价值1624.06万元的银行存款或查封、扣押其等值的其他财产。

估计前几天老干妈本家都蒙了——“我一个做辣椒酱的,和你们互联网行业有什么交集?你居然要求冻结我的财产?”

更精彩的是,老干妈随后回应:未与腾讯有任何的商业来往,是腾讯被骗了!

6月30日晚,针对拖欠腾讯广告费并被立案一事,老干妈方面表示,该公司从未与腾讯公司或授权他人与腾讯公司签署市场推广合作协议,且该公司从未与腾讯公司进行过任何商业合作。目前已向公安机关报案,公安机关已立案。

老干妈同时还在声明中表示:“对于该事件给我司造成的不良影响,我司保留追究相关主体法律责任的权利。”

02
萝卜章重出江湖

一时间,议论纷纷。大部分吃瓜群众的脑海中都出现了很多问号,例如:

到底是老干妈拖欠了?还是腾讯被骗了?

如果是被骗了,这1600多万也不是小数目,怎么就这么容易被骗了呢?难道腾讯签合同的时候,不要查一查中间人的授权委托信息?

就算是真被骗了,我想知道骗子图啥?图给老干妈做个广告吗?

据说是老干妈在QQ飞车这个游戏上投的广告经费。为啥要花上千万在QQ飞车上投广告?投个朋友圈广告、投个公众号广告,还能直接微信支付下单购买,带带货不香嘛?

而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另一个“悬案”。

一个不被比亚迪承认的神秘中间人——李娟,在近3年时间内,从上海到伦敦,串联起数十家广告商,砸下数亿元营销费用,为比亚迪做品牌推广,最后在比亚迪拒绝埋单后,向警方“报案”、“自首”。在整个过程中,比亚迪获得了推广效果,各大广告商供应商因垫资而亏钱倒闭,李娟个人锒铛入狱。

出人意料的是,在前述开撕事件曝光的第二天,贵阳警方就神速破案了。

据贵阳市公安局双龙分局通报:有3位不法人员伪造老干妈印章,冒充该公司市场经营部经理,与腾讯公司签订合作协议,目的是为了获取腾讯公司在推广活动中配套赠送的网络游戏礼包码,之后通过互联网倒卖非法获取经济利益。上述3人已被刑拘。

此外,据媒体报道,腾讯广告业务部因在“某搜索引擎(难道是……)上误入诈骗网站,从而导致了一系列事故发生”。腾讯公司目前已改变口径,向该搜索业务公司发出了律师函。

7月1日下午,老干妈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暂时不清楚腾讯方面是否会撤诉。至于之前有没有注意到腾讯的广告推广事宜,上述负责人称,“我们正在核实当中。”

总而言之,这剧情反转的,连小说都不敢这么写:腾讯不但被骗了钱,还白白帮老干妈做了一则活广告。老干妈一分钱不花,白赚亿级流量推广,即便是“神仙级”的运营都难以做到这波操作。

这一次,腾讯、老干妈的千万级营销费用,三位“公子”用“三年起步,十年血赚”全场买单。

03
人抓了,事还没完

虽然案件真相已然“官宣”,但从商业角度来看,还有几个谜题尚未解开。

首先是老干妈是否知情?

虽然在qq飞车玩家看来,彼时老干妈的广告获得了很大曝光量,但快消君倾向于老干妈对于投放本身并不知情。

客观上而言,老干妈公司的年轻员工肯定有玩qq飞车的。但是qq飞车和王者荣耀、lol这种部分中年人也在玩的游戏比起来,相对局限于年轻人。而在老干妈公司工作的大部分年轻人,就算看到了老干妈打的广告,或许也不了解公司投放的情况。

另一方面,老干妈是没有广告营销部门的。也就是说,就算有人知道老干妈打了广告,也不知道找谁去核实——难道一个20多岁的小年轻直接和公司老板联系说看到了自家的广告出现在可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平台上吗?

事实上, 第一时间出这个大瓜的时候,绝大多数网民的反应都是:腾讯帮老干妈做过广告?在哪里?

所以,快消君认为,老干妈可能真的不知道qq飞车给他们打广告了——这就是公司规模大了之后,上下层信息的隔绝,公司员工以为就是公司干的,而高层根本不知道这件事。

其次,腾讯为何如此“傻白甜”,三个骗子自己刻个萝卜章也能拿来骗人?而且,如果目标是游戏码的话,所图甚小,也就不会有多少回扣。为何腾讯在没有收到任何钱的情况下,直接把八位数的项目全执行完了?

一业内人士表示,这一方面是行业常态隐患的爆发;另一方面,恐怕当初骗子和腾讯签订合同时,也存在问题。

客观上说,qq飞车(还是手游)并非是一个能让企业花1600万打广告的投放对象——王者荣耀的话可能差不多值这个价钱。

上述人士从从业者角度简单推测了一下腾讯广告部门员工的心理,认为腾讯员工或许觉得老干妈啥也不懂,就来打广告,就是“挨宰”的了。试想普通人捡到了一个天大的好处,不都是藏着掖着,生怕别人发现后悔吗?腾讯的广告部门或许也是这样。有一个血赚1600万的合作放在眼前,这个时候找老干妈反复核实,那不就是提醒老干妈——“我们把你给宰啦”。

于是,一场数额巨大又暧昧不清的合作,或许就在双方的“迟钝”和“默许”中,演变为今天这般嘀笑皆非的模样。

那么,这场巨头间的“闹剧”下一步可能会如何发展呢?

首先可以确认的是,三位被捕的骗子除了自己坐牢以外很难给出相应的赔付——都“惨”到要私刻公章,骗网络游戏礼包码还钱了,肯定也是没有赔偿能力的。

其次就是大家都在谈论的“表见代理”的问题。补充一句,所谓表见代理,是指行为人虽无代理权,但由于本人的行为,造成了足以使善意第三人相信其有代理权的表象,而与善意第三人进行的、由本人承担法律后果的代理行为。

不过,有法律专家认为,由于公章是伪造的,三个骗子也不是老干妈的员工,老干妈更是有不做广告的传统,因此本案不具有表见代理的表象。

那么,腾讯想挽回这1000多万元的损失,就剩下了一条路:不当得利。

法律专家姜桢祥认为,如果腾讯有证据证明老干妈公司明知腾讯已经为其做了广告而不及时说明情况,腾讯公司依然有权要求老干妈公司支付相应的广告费,支付的理由为不当得利。当然,这个诉求能否得到支持,能够得到多少支持,还得看腾讯公司提供广告服务后,是否催告过真的老干妈公司支付广告费。这一切都要看腾讯此后对于案件细节的披露。

总而言之,虽然骗子已经落网,但围绕着不当得利等问题,腾讯和老干妈接下来可能还有一场场官司要打。这个“瓜”,应该还能继续吃一段时间。


广告

声明:快消网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快消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 和来源:“快消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将受到快消网的追责。
如果你想第一时间获取酒业咨询和酒类行业分析报告,请扫描右边的二维码或者搜索微信“fbc180”关注“快消网”微信公众号

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
Copyright 2014 快消网 京ICP备140235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