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优漂亮业绩背后的奶粉困境——一季度好过,二季度凑活,三季度难熬

乳品
快消   阅读量:3111  •  2020-08-20 11:34   原创
澳优很优秀,但也不要吹过了。




?文 |  李珂

澳优很优秀,但也不要吹过了。

01
成绩好,但隐忧大

近日,澳优乳业发布了2020年上半年度业绩公告。上半年,澳优实现收入人民币38.59亿元,较2019年同期31.48亿元增长22.6%;经调整净利润为5.75亿元,较2019年同期增长32.1%。其中,自有品牌配方奶粉业务收入为人民币34.11亿元,同比增长25%,占公司总收入的88.4%。

截至2020年6月30日,澳优已拿到15个系列45个婴幼儿奶粉配方注册。上半年,澳优自有品牌配方牛奶粉销售实现收入为人民币17.55亿元,较2019年同期增长24.5%。其中,专注超高端市场的海普诺凯生物于上半年录得收入为人民币11.55亿元,较2019年同比增长66.4%。

与此同时,澳优羊奶粉业务稳健增长。公告期内,佳贝艾特实现销售收入为人民币16.56亿元,较2019年同期增长25.5%。减去第一季度9.38亿元,二季度澳优羊奶粉业务实际收入为7.18亿元。

可以说,澳优的成绩单基本延续了一贯的增长态势,尤其是几大业务板块依然维持较好的增长。不过,这一切并未能取悦资本市场。

事实上,7月末,澳优已经披露过上半年业绩预告。而这份公告带来的“结果”是——当日,澳优股价大跌9.96%,报价创过去1个月新低。从当天的股价走势上看,上午澳优的股价微跌,幅度在3%以内,但下午随着盈利预告的公布,股价开始大幅下挫,振幅高达15.21%,最终收于12.98港元,下跌10.24%。

事实上,除了去年“财务造假危机”带来的余波效应外,伴随着该次股价的暴跌,从业内讨论情况来看,澳优当下企业运营层面的两个主要问题也浮出水面。

一方面,是存货周转率在行业中严重偏低的问题,而存货周转率很大程度上直观反映了产品在终端是否好卖。

财务报告显示,澳优的存货周转率通常只有2左右,相较之下,飞鹤、雀巢、蒙牛等很多竞争企业都大于6。即便考虑到海外货源,需要空运等销售模式上的因素,远低于行业的周转率,要么说明公司运营能力弱,要么说明终端消化慢——而这都不是好事。

对于库存情况,一知情人表示,“基本从6月下旬开始低迷,但实际上很早就开始有终端反应货卖不动。澳优在5月下旬才发现渠道库存异常,之前都是正常发货,不然二季度怎么还能有增长。相信三季度还会继续减少发货,正常情况下估计四季度能恢复。”

一旦出现滞销情况,企业就面临减值风险。而股价大跌,恰恰反映了增速继续放缓后,市场对于澳优渠道库存过剩的担忧。

另一方面,是羊奶粉赛道竞争加剧并导致企业增速放缓的问题。

羊奶的原材料价格本身就比牛奶高很多,所以,羊奶粉即使价格高也未必比牛奶粉的毛利率高很多。更何况羊奶粉前几年市场红利释放后,会逐渐转向平稳期,而澳优增长最快的品类就是佳贝艾特。更何况,这个细分赛道近几年挤进来不少大公司,竞争逐渐加剧。当这个“驱动”没有增长动力的时候,结果可想而知。

据一位湖南的澳优经销商反映,今年,佳贝艾特想要维持增速确实存在压力。另一业内人士也表示,“澳优旗下佳贝艾特某省区经理准备在近几个月放开渠道,也就是说窜货。相信价格战会接踵而至。此外,旗下悠蓝等高端有机奶粉遇到瓶颈,市场投入下降,经销商库存高企,今年报表不会太好看。”

在这两个问题被市场彻底消化之前,澳优想在资本市场上再度起势,难度不小。但当下可以预见的是,第三季度,澳优或将面临更大挑战。

有业内人士分析,如果说澳优今年第一季度是“好日子”,第二季度是“过得去”,那么第三季度很可能是“煎熬”。由于温度高,宝宝食欲下降,每年的第三季度本身就是母婴行业的传统淡季;再加之今年一、二季度压下去的库存也需要在第三季度消化,这些都将给澳优带来前所未有的压力。

毕竟,良好的公司运营肯定是需要经销商和终端消化库存的,现在这种大环境下,不降指标,用“空间”换“时间”,很多经销商就会被最后一根稻草给压死,亦或是到处窜货。对厂家而言,降库存本身也是需要花钱的。此消彼长之下,市场自然会担心企业业绩放缓会成为一种常态。

02
基本盘,依旧稳健

不过,现在就担忧澳优业绩撞上天花板还为时尚早。

需要说明的是,澳优二季度业绩增长的放缓并不是行业个例。一季度时,消费者出于对疫情的担忧而进行了囤积性购买,奶粉经销商也加大了备货力度,这带动了奶粉企业一季度业绩的整体增长。但第二季度,消费者减少购买以后,经销商手头还攥着大量库存,这必然会带来增速放缓的问题。

从此前达能和雀巢半年报的相关信息来看,二季度增速放缓确实是行业性趋势。

回到澳优身上,这家企业依然具备很多值得期待的优势和壁垒。

其一是奶源优势,澳优在羊奶领域的耕耘和积累的优势要超出很多人的想象。

澳优很早就收购了荷兰的乳企并跟荷兰的养牛场、养羊场谈判,收购原奶。甚至承担政府补贴,污染治理等责任。

这背后的逻辑有点像早期的蒙牛和伊利抢奶源,澳优锁定了荷兰70%的羊乳清。假设飞鹤、伊利要去荷兰收奶的话,几乎是收不到的。海外羊奶的分布主要就在荷兰,尤其是羊乳清。因此,当下部分做羊奶的企业,比如雅士利,产品中的部分羊乳清都来自澳优。

假设像飞鹤、伊利按照澳优这种打法,数十年如一日的培养奶源,培养自己的产业链,也可以做到,但过程非常漫长。

第二个是渠道优势。澳优曾经依托裸价操作和办事处操作迅速打开市场,这样的模式也导致了其后期对终端逐渐失去控制,更由于市场费用下放到经销商手上,限制了澳优全国范围内媒体广告及宣传投入。

不过,澳优奶粉在占据一定的市场份额以后,转而让经销商主导区域市场的渠道建设和产品推广,聚焦到零散的母婴店的营销整合,整合渠道经销商对门店进行陈列设计和产品动线设计,并同时进行产品销售培训和活动策划方案的输出。母婴店的店长对于消费者的影响非常大。从品牌建设的角度来说,让这些核心意见领袖来推广产品。这样的品牌建设维度是最有效果的。

在国内市场,能把终端活动做得比澳优还绘声绘色的也只有飞鹤了——当然,目前两家企业暂时还不在一个赛道上。而美赞臣、雀巢、惠氏等外资品牌,一直到2017、2018年才逐渐认识到母婴渠道和下沉市场的重要意义和重要性,但却苦于始终找不到与经销商有效的合作模式,被越甩越远。

最后,国内奶粉业务的增长难度加大已是行业共识。对此,澳优的管理团队在当下的十年计划中,将公司定位成“全家人的营养品公司”,逐步加大在羊奶以外的母婴营养品,比如,上个月刚刚大力度入局的儿童益生菌,被寄予厚望对澳优的长期业绩表现形成支撑。

当然,跨界并非易事,市场参与者确实也很多,甚至连保健品企业都在做,只能说奶粉品牌有一些入口优势。澳优的竞争对手合生元也在做儿童益生菌市场,做了很多年,营收也就是十来个亿。澳优能做多好,目前只能观望。

前两天,香港检测出9款婴儿奶粉含致癌物质。消息一出,便引起舆论轩然大波,这让国产奶粉和进口奶粉的品质之争再度被摆上桌面。快消君想说的是,国产和进口孰优孰劣本来就不是一个值得吵得面红耳赤的话题——所有产品过硬,服务优质的品牌,都值得消费者支持。用结果说话,而不要用刻板印象说话。

在国产奶粉里,除了满身光环的伊利、蒙牛、飞鹤、君乐宝……行业里最年轻、增长最快的澳优也应获得更多关注。虽然当下面临很多挑战,但在这个特殊的年份里,快消君希望澳优能尽快走出阴霾,与飞鹤、君乐宝等国产奶粉一起,继续引领国产奶粉的振兴。


广告

声明:快消网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快消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 和来源:“快消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将受到快消网的追责。
如果你想第一时间获取酒业咨询和酒类行业分析报告,请扫描右边的二维码或者搜索微信“fbc180”关注“快消网”微信公众号

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
Copyright 2014 快消网 京ICP备140235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