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收的收不来,想留的留不住,怎么谁都能“锤”蒙牛?

乳品
快消   阅读量:2465  •  2020-08-27 10:07   原创
想收的收不来,想留的留不住,怎么谁都能“锤”蒙牛?




文 |  李珂

相较顺风顺水的伊利,这两年的蒙牛真是一言难尽——这块“软柿子”,似乎谁都能捏两下。

01
境外收购“无辜”告吹

就在我国与澳洲关系微妙之际,蒙牛宣布中止收购日本麒麟在澳洲的一家乳品饮料公司——雄狮公司。

昨日,蒙牛发布公告称,鉴于2019年11月25日公告中所述的其中一项条件未能于先决条件届满日期达成,终止有关收购Lion-Dairy and Drinks(雄狮公司)的交易。订约方于2020年8月24日以书面方式终止股份买卖协议,并于澳洲悉尼时间8月25日凌晨十二时零一分生效。 

同日,麒麟公司也在一份声明中说:这笔交易还没有得到澳大利亚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的批准,而且依现在的情况看,也不大可能获得批准。并表示,“非常遗憾,交易双方都同意中止原来达成的初步交易协议。”

简而言之,这两则公告告诉我们,蒙牛耗资近30亿元、历时半年多的海外收购以失败告终。

2018年10月,雄狮公司表示愿意出售其乳制品品牌系列。2019年11月,蒙牛乳业和雄狮乳品饮料公司达成初步协议,蒙牛乳业出价6亿澳元收购雄狮公司。今年2月,澳大利亚“竞争与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批准了这一交易。

有业内人士认为,大手笔收购贝拉米和雄狮公司,主要是为蒙牛双千亿目标铺路。借助这两次收购能够快速增厚业绩,以达到千亿级目标。同时,通过收购在澳洲建立起养殖、加工,到品牌的完整产业链模式,为开拓国际市场做准备。其中,东南亚将成为重点市场。此外,蒙牛未来有可能将收购的公司打包,由贝拉米这个平台上市,由此实现上市融资。

但随后,这个交易引起一些议员的不满,同时,澳大利亚执政党联盟党修改了有关规定,以保护陷入困境的澳大利亚企业落入“外资”手中。

几天前,澳大利亚当地财经报纸《澳洲金融评论》曾报道,澳大利亚财政部长弗莱登伯格(Josh Frydenberg)计画阻挡此收购案。蒙牛与麒麟分别发布声明指出,因为一直没收到监管机构的核可,双方决定中止收购合约。

据报道,澳大利亚财政部长拥有“最后审查人”的权力,所以,弗莱登伯格的意见对澳大利亚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的最后决定有着举足轻重的份量。

导致这个交易“流产”的原因,可能与澳中关系紧张有关。近几个月来,澳大利亚和中国之间的紧张局势加剧,并影响到贸易。

彭博资讯说,澳大利亚与中国大陆关系正在恶化中。根据中国海关总署进出口食品安全局5月11日更新的公告,我国将从5月12日起暂停四家澳大利亚牛肉生产商对华牛肉出口的资质。上周,我国商务部又将矛头对准了另一个行业,宣布对澳大利亚进口葡萄酒进行反倾销调查。

于是,“老牛”这一次成了澳大利亚反击的靶子。

我国和澳大利亚这一系列纠纷可以简单理解为:我方坚持是产品质量问题,澳方坚持认为是一个外交问题。实际上,这是一个嘴炮的问题。

而“老牛”,又躺枪了。

02
“奶酪”收购或被利用

如果说蒙牛收购雄狮公司失败主要是受商业之外因素的影响,那么蒙牛主动放弃妙可蓝多这场戏就更精彩了。

就在宣布停止收购雄狮公司的前一天,蒙牛发公告终止认购有“奶酪第一股之称”的妙可蓝多。更早的一天前,妙可蓝多公告称,终止此前发布的8.9亿元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换句话说,此前公布的蒙牛计划参与的定增预案泡汤了。

今年3月,妙可蓝多宣布,拟向公司实控人柴琇控股的东秀实业、蒙牛集团非公开发行股票不超过5870.71万股,双方计划认购金额分别为5.75亿元、3.15亿元。在此之前,蒙牛集团耗资2.87亿元,从妙可蓝多股东王永香、刘木栋等手中买入上市公司股份,对妙可蓝多持股达到5%,一跃成为上市公司第四大股东。

彼时,蒙牛集团高调入股妙可蓝多,被外界解读为“强强联合”的信号,也成功引爆了妙可蓝多的股价。年内,妙可蓝多股价涨了2倍多,公司总市值突破200亿元。

然而,飙升的股价并不利于这次定增。根据此前公告,妙可蓝多的定增价格被设定为每股15.16元,可随着妙可蓝多的大涨,公司股价已经超过定增价格一倍有余,这就意味着定增价格需要进行调整,最新的定增预案显示,已将发行价格上调为每股35.20元。

对于定增方来说,定增价格过高,后续将会面临公司股价深度回调的风险,定增破发的概率也大幅增加。尤其是定增方若以财务投资为主要目的,那么将会面临高成本和高投资风险。

更“骚”的操作是,随着妙可蓝多股价的一路攀升,公司股东却在扎堆减持,更有甚者出现违规减持的情形。

8月21日,妙可蓝多公告称,公司股东刘木栋、王永香合计违规减持公司股票约1236.72万股,占妙可蓝多总股本的3.02%,套现金额近5亿元。年初至今,妙可蓝多发出的持股变动相关公告接近20份,多到让人眼花缭乱。其中,既有持股5%以上大股东的减持行为,也有公司董监高的减持操作。

简而言之就是,妙可蓝多的股东借用“蒙牛概念股”大赚了一笔后,蒙牛发现自己被当“工具”用了,重点是,还将面临越来越高的收购成本。还没等妙可蓝多的故事讲完,就赶紧溜了。

你可以借老牛讲故事,但请不要割老牛的韭菜。

03
金母鸡被“强行”抱走

觉得蒙牛够“可怜”了吧?但实际上,蒙牛的委屈还不止于此。从去年开始,蒙牛就开始当起了“工具人”(指某人对他人任劳任怨,却始终不能得到平等对待)——不仅收购动作屡屡折戟,手上的优质资产也“被”剥离了。

去年9月初,蒙牛发布公告,宣布以超过40亿元人民币的代价,出售所持君乐宝51%的股份。创始人魏立华重新拿回君乐宝实控权。

相较于2010年4.692亿元的购入价,出售君乐宝给蒙牛带来近9倍的账面利润,这自然会显著增厚其短期利润,但长远来看,2018年,君乐宝营收达130亿元,净利润3.07亿元。它为蒙牛贡献了约两成的营收、一成的利润。

为了完成“双千亿目标”。2012年-2018年,蒙牛对现代牧业、中国圣牧等企业展开了一系列增持并购。但这都无法弥补君乐宝“单飞”带来的估值损失和盈利损失。

按2018年的趋势,蒙牛本可以在未来三年内,通过君乐宝、雅士利等品牌实现对伊利奶粉业务的追赶。但蒙牛出售君乐宝,势必影响到其刚刚复苏的奶粉业务,原来的“双轮驱动”也只剩雅士利了。

问题是,手握这么大一只“金母鸡”,蒙牛真的想“放手”吗?当然不想。

乳业专家宋亮表示,河北肩负着乳业振兴的使命,君乐宝业绩大增本来能给河北增光,但作为蒙牛的子公司,就被弱化了。在未来,河北省政府可以把君乐宝作为独立第一企业(核实)发展,这亦可以算作是对当年的河北三聚氰胺事件的一个交代。

简言之——蒙牛未必想清仓,但政府意愿占据了上风。昔日,受三聚氰胺事件波及,君乐宝陷入危机,政治面承压;老牛临危受命,协助其暂避风头。如今,国产乳业回暖,消费信心回归,君乐宝重出江湖,老牛功成身退。

虽然淌着不舍的泪光,但老牛这波操作,绝对配得上一个优秀央企的奖状。可总有人觉得,是神是鬼都在秀,只有老牛在挨揍。

事实上,并购也好,“放你走”也罢,虽然有着此时不同往日的诸多缘由,但说到底也是“你情我愿”的交易,符合市场经济发展的规律。如果一定要说蒙牛被“坑”了,那作为当事人的蒙牛,也是时候擦亮眼睛看清“对面的姑娘”是不是与你三观一致,且目的地趋同了。


广告

声明:快消网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快消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 和来源:“快消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将受到快消网的追责。
如果你想第一时间获取酒业咨询和酒类行业分析报告,请扫描右边的二维码或者搜索微信“fbc180”关注“快消网”微信公众号

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
Copyright 2014 快消网 京ICP备140235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