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硬!飞鹤在加拿大这样搞定美国的“制裁”

乳品
快消   阅读量:1870  •  2020-10-15 04:50   原创
近日,有消息称,在加拿大设有婴幼儿奶粉厂的中国品牌飞鹤,曾在2018年加拿大与美国、墨西哥达成新的北美自由贸易协议(NAFTA)后,直接联络加国政府并施压,要求提供出口免关税配额,并限制其他婴儿奶粉进入加国巿场。加拿大政府不愿回应是否向飞鹤提供、或给予多少出口配额。



文 |  李珂

近日,有消息称,在加拿大设有婴幼儿奶粉厂的中国品牌飞鹤,曾在2018年加拿大与美国、墨西哥达成新的北美自由贸易协议(NAFTA)后,直接联络加国政府并施压,要求提供出口免关税配额,并限制其他婴儿奶粉进入加国巿场。加拿大政府不愿回应是否向飞鹤提供、或给予多少出口配额。

根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取得的一份政府通讯文件,飞鹤在加拿大的子公司“加拿大皇家妙克公司”(Canada Royal Milk,简称妙克)总经理杨志文,在新北美自由贸易协议达成不足3周时,去信加拿大时任农业部长麦考利和京士顿自由党国会议员格瑞森,指责加拿大向美国让步,令飞鹤遭受损失,并要求加拿大政府减低潜在风险。

在数百家中国企业在北美受到“不公待遇”的当下,飞鹤的“回击”引起了海外媒体的诸多关注和讨论。

那么,飞鹤和加拿大政府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01
双赢

2016年,李克强总理访问加拿大,与该国达成了系列投资协议。这也让飞鹤顺利在安大略省金斯顿(Kingston)设厂,投资金额高达3.32亿加拿大元。彼时,此番合作被看做是中、加之间的双赢之举。

一方面,加拿大乳制品供应机制对牛羊奶质量和价格的保障是吸引飞鹤投资的重要原因。

中国市场上很少见到加拿大奶粉,是因为加拿大的奶制品价格高。当然,价格高也有高的原因,加拿大的奶牛禁止使用人工激素、抗生素,放眼全球,是少数坚持这一原则的国家。

很多国家的奶农为了提高产量,会给牛注射一种生长激素(rBST)。比如,美国一些农场也在这么做。据2007年美国农业部(USDA)的一项研究发现,约有17%的美国奶牛接受了此种人工激素。而加拿大则非常严格,禁止给牛注射生长激素;此外,加拿大市场上销售的每款本土奶粉都不含乳化剂。

此外,加拿大为保护本国的乳制品生产商,对国内监管政策进行扶持,并在国家贸易中对其乳制品给予一定的保护政策。通过对国内乳业价格的控制,使得国内乳制品的保护价格有可能低于其生产成本,加拿大乳制品出口商能够以较低廉的价格获得用于出口的产品。

另一方面,对于金斯顿这个16万人口的城市来说,飞鹤的奶粉厂也是有史以来最大的经济项目之一。

这个项目也将使加拿大重新成为婴幼儿配方奶粉生产国。加拿大乳业委员会几年来一直尝试找到一个愿意做这件事的厂家,见国内无人愿做,又和欧洲、亚洲的公司接触。正好飞鹤有意向北美扩展,遂谈成这个项目。

公开数据显示,工厂兴建期间,飞鹤已为金斯顿地区带来300个工作岗位。飞鹤最初预计,投产后可为当地新设立277个全职职位,整条产业链更能为加国创造超过1000个职位。

可惜,原本的“双赢”局面,在有了第三方的加入后,逐渐变得不明朗。

02
受限

2018年9月,加拿大与美国、墨西哥达成新的北美自由贸易协议。按照新贸易协定,加拿大同意向美国开放国内3.6%的乳制品市场,限制婴幼儿奶粉和脱脂奶制品出品,放弃国内的奶制品成份定价制度,并跟随美国定价,结束了更富有竞争力低廉的原材料价格。

根据协议,加拿大愿意限制婴幼儿奶粉出口,放弃国内的奶制品成分定价制度。此外,加拿大的牛奶粉出口在协议实施第一年不得超过13333吨,第二年不得超过4万吨,此后每年增加1.2%。超过规定数量的牛奶粉每公斤需缴纳4.25加元的出口税。

客观而言,加拿大为了保护本国的木材工业和其他产业免受美国的反倾销关税,同意让美国的奶农进入本土奶制品市场,也是无奈之举。

不过,此番协议却打乱了飞鹤在加拿大生产奶粉、再“出口”回中国的计划。在飞鹤的原计划中,六万吨年产量里有1万吨是羊奶粉,不在新协议限制之列。但是余下的5万吨牛奶粉,如果按原计划向中国出口85%的话,就超出了限额。

新协议对飞鹤项目的另一大威胁是原料价格。为了抗衡美国乳制品原料对加拿大市场的冲击,加拿大乳制品委员会去年为乳制品原料制定了低于供应管理机制要求的“第七类价格”,其中包括飞鹤投产后将海量购买的脱脂牛奶。但是新协议实施后,加拿大将终止第七类价格。这意味着飞鹤将不得不以更高价格购买原料。

彼时,根据加拿大谈判代表从金斯顿市政官员处了解到的情况,飞鹤调整后的计划是把6万吨奶粉对半分,即生产3万吨羊奶粉。如此,牛奶粉的出口量将在新协议规定限额内。值得注意的是,飞鹤以外,加拿大基本上没有奶粉出口商。

彼时,加拿大时任外长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曾就新的北美自由贸易协议,与我国外交部官员会谈,但未能就奶制品出口受限制的问题,达成共识。

03
回击

其后,遭遇“不公待遇”的飞鹤,自行联络加拿大政府进行施压。

CBC获取的文件显示,杨志文向麦考利表示,出口限制将严重影响公司2019年和2020年的经营计划,妨碍行业发展,要求加国政府保证支持公司发展,包括“合理配额”(reasonable quota),让公司得到最多免关税出口好处。飞鹤也要求加拿大政府,限制新的婴幼儿配方奶粉商未来在加拿大生产。

此外,杨志文要求加拿大批准飞鹤在当地的工厂生产及“出口”成人脱脂奶粉。报道指,加拿大脱脂奶粉巿场供应过剩,根据世贸协议,加拿大同意在2021年1月前停止出口脱脂奶类制品。报道指出,当年加拿大政府让飞鹤设厂生产婴儿奶粉,原本是期望消化国内的过剩产能。

至于跟随美国定价,杨志文表示,难以评估这对公司中长期的影响,并表示有数间美国奶类供应商已主动接洽他们。此间,杨志文反问麦考利,加拿大政府会提供什么协助弥补公司损失。

几天后,飞鹤再去信要求加拿大食品检验局(CFIA)及其他政府高层与杨志文及飞鹤董事长冷友斌会面,就出口奶粉时遇到的挑战,找出解决方法。彼时,冷友斌正式访问加拿大,处理公司研发和监管事宜。

根据2012年签署的《中加双边投资协定》(Canada-China Foreign Investor Protection Agreement),飞鹤可就在加拿大投资而蒙受的损失,控告加拿大政府;达成仲裁结果前,加拿大可选择不公开事件。该国国际贸易部长伍凤仪(Mary Ng)发言人表示,目前《中加双边投资协定》未曾被引用来处理争端。

那么,飞鹤和加拿大政府此番争端的结果如何呢?

按原计划,飞鹤的加拿大工厂今年将会顺利生产并出口奶粉。2019年8月,飞鹤董事长冷友斌、飞鹤执行董事、Vitamin World有限公司主席张国华、执行董事涂芳而等视察了飞鹤加拿大生产基地。参观中,冷友斌诚挚表达了对妙克公司即将投产的期待,同时感谢加拿大食品检验署、加拿大奶业协会一直给予的大力支持。

快消君了解到,目前该工厂的奶粉生产线已全部完工,产品测试结果也让飞鹤感到满意,但受疫情影响,厂房要延迟到年底才开始商业生产。可以说,贸易纠纷并没有影响飞鹤加拿大工厂的建设和运营计划。

另一方面,虽然美国动作不断,加拿大官方却似乎与飞鹤越走越近了。一个例子是,2019年6月,曾经的加拿大乳制品委员会主席拉佛吉(Jacques Laforge)正式在飞鹤集团董事会任职,成为该公司3名独立非执行董事之一,进一步为飞鹤和加拿大之间的合作做出贡献。此外,妙克投产后,也将成为加拿大当地生产、销售的第一个奶粉品牌。

如今,全球形势空前复杂,虽然屡屡被“针对”、甚至被“霸凌”,但如今的中国企业,已不太容易成为任何人的囊中之物。


广告

声明:快消网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快消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 和来源:“快消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将受到快消网的追责。
如果你想第一时间获取酒业咨询和酒类行业分析报告,请扫描右边的二维码或者搜索微信“fbc180”关注“快消网”微信公众号

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
Copyright 2014 快消网 京ICP备14023586号